第294章,知己知彼

炼魔头陀 齐东野老 2142 字 12天前

重阳宫,三清殿。

寄空和尚说:“刚才有位高手在旁出现。估计,是他把那个次仁多杰吓走了。道兄认识这位高手吗?”

王重阳闭上眼睛,半响之后才说:“估计是一位故人。”

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低沉了很多。

贺远立刻想到了一位传说中的人物。不过,这种话头,就不好当着人家的面提起。

他等了半响,看到王重阳面色渐渐平静,才开口说:“真人、寄空大师。这密教僧人已经几次纠缠,我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今天多谢您出手相救。”

王重阳摆了摆手。

“密教中人的行事手段。我也有所耳闻,你不必客气。”

贺远忍不住,把从开始接触密教僧人,到如今的几次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次。到了此时,再隐瞒他与举尕派的多杰才让的事情,已然是无益。事情已经被宝乘法王说了出来,再瞒着王重阳几个人,显得自己非常小气。

所以,贺远说了他与多杰才让如何认识的过程,同时把举尕派遭遇的事情也讲了一遍。

寄空和尚说:“密教从天竺国传来之后,融合了多种教派和中原佛门已是有了很大的区别。他们的行事手段在外人看来很是奇怪。但是,在他们那里,却是觉得自己才是正宗。”

贺远犹豫半响,对几个人说:“二位看到了对方的武艺。不知可有破解的办法?”

寄空和尚摇了摇头。

王重阳思虑半晌,对周伯通和贺远说:“你们二人在内功大成之前,如果碰到这样的对手,最好躲开。我听说密教中高手辈出。似他这样的人,多半还会有。”

周伯通问:“师兄,他的武功便毫无破绽吗?”

王重阳说:“便是有破绽,你也找不到。对方的内功修为足以弥补这一点。更何况,我听说密教中和中原佛门大相径庭之处,在于其苦修三密。除了内功之外,多有神奇之术,你们遇到了就要小心一些。

但是,对方能修到这般境界,想来不是下作之人,应该不会用什么低劣手段。”

周伯通忍不住说:“师兄,这可不一定。那天晚上进来偷经书的那人,武功也很厉害。”

王重阳想了想,没有反驳。“你们且不必烦恼,勤加修炼就是了。”

贺远思量许久,他曾经答应过多杰才让,帮助举尕派传承一些法门。可是,面对宝乘法王这样的高手,他实在没有办法。若是再让次碰上,可能便无法幸免。总不可能时时刻刻托庇于重阳宫中。

他反复思量一个问题,是否把举尕派的一些武功心法,对王重阳等人说出,由他们来找出克制得办法。

最终决定,避过具体的修炼法门,将密教举尕派武学理论,说给寄空和王重阳听,由他们来做一些分析。

贺远说:“真人、大师。举尕派的传功长老在他圆寂之前,对我说了一些事情。由于他们的寺庙被毁。很多东西被烧掉。这位传功长老为了保住他们的传承,把一些法门说给我听。我想把其中的一些精要说出来。请二位给指点一下,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出一些克制密教武功的办法。虽说密教有派别之分,可终究同宗同源。应该能够从中找出一些破绽。”

王重阳听了不置可否,寄空和尚倒是有些兴趣。

他说:“不必说那些具体的东西,只需讲一些三密法中的道理便可。”

贺远从举尕派的三密法中,找处一些武学心法,讲述给几个人听。由于他并没有系统的修炼这些法门。只能照本宣科的讲。

寄空和尚听了之后大感兴趣,开始与王重阳研究起来。

寄空和尚的内功本身就是佛门一路。王重阳虽是道士,却讲究三教合一,对佛门也不陌生。两个人结合贺远所讲,对照今天看到的具体用法,研究的很投入。

贺远插不上话,又不好打扰,便告辞出来。他安抚好刘家众人,此时,不敢远离重阳宫。

重阳宫中空闲地方并不多。无法安排这么多人,只能让他们在道观后面将就着住。

王重阳不喜欢刘家金国高官的身份,故此也没有刻意的照顾,只是吩咐道童,将粮食分给他们一些。

到了晚上,两个人研究结束,把贺远叫了过去,说了一个让贺远非常失望的事情。

济寄空和尚对贺远说:“密教的法门。从天竺传来之后,经过无数僧人的增减改进,已经是了千锤百炼。这里面不乏有一些高僧得创造。只凭我们两个人,很难从中找出破绽。所以,你就不必打这个主意了。

你也不必气馁。我们琢磨之后,可以帮你更快的了解密教武学。”

两个人虽然没能研究出克制密教武学的法门,但是,贺远也没有白费力气。

王重阳与寄空和尚为贺远说起了他们对密宗武学的研究。这些东西都是一些道理,贺远一时不知该如何应用,只能暂时记住,等日后再慢慢的领悟。

讲解完毕,贺远谢过两人。回到刘家众人的安身处,找到孟发安。

他对孟老师傅说:“孟老,咱们在终南山藏身,虽然得了一时的安全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是走是留,也该做个决断了。”

孟发安的情绪有些低落。他说:“人争不过命。再这么等下去也不是办法。他们总想等到最后,听个准信儿,又不好意思跟你开口。”

两个人正说着话。

刘存文走了过来,跪了下来,对贺远磕头。

贺远拉起刘存文,然后摇着头说:“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今天的状况你也看到了。对方派出来的人,我对付不了。能保住你们的命。还是依仗重阳宫王真人的本领。要想救出你父亲,怕是难如登天。”

刘存文带着哭腔说:“出来之前,父亲曾经有过吩咐,若是形式不妙,万不可存着侥幸的心思,要速速离开,逃回家乡去。可是,做儿女的哪能这般狠心。我不敢求贺师傅去救人。只求您帮着打听个准信儿,我们得个准信儿,才能放心走。”

贺远无奈:“也罢,你们先在山上等着,我下山去打听消息。”

----------------------

感谢书友读者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