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我不认识你

降下车窗,司机师傅没好气的探出头冲楚子羡喊:“你不想活儿了?赶紧让开!”

“魏,魏清!你先下来,咱们,咱们有话好好说!”楚子羡喘着气,幸亏赶上了,没放跑魏清。

“你们认识?”司机师傅回头看看魏清问。

“不认识。”魏清冷着脸想都不想直接说。

得,司机师傅那可是过来人,怎么能看不出来两人认识,搞不好还是小两口闹别扭呢,男的帅女的美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一对。

“行啦,下车吧,他这样我也走不了。”司机师傅直接熄了火,无奈的说着。

“我加钱,开车!”魏清听司机师傅要她下车有点急了。

“这不是加不加钱的问题......”司机师傅话还没说完,魏清立刻又说:“一千!”

“成交!”司机师傅立刻点头,重新打火挂挡慢慢起步。

“哎?哎!”楚子羡忍不住一边退一边冲司机师傅喊:“你干嘛呢?停车!停车!”

但司机师傅却开始渐渐加速,原本他以为楚子羡会为了安全让开,可没想到楚子羡竟然直接站在了原地,双眼直直的看着他,那眼神有点令司机师傅害怕。

车还没停,缓慢的向着楚子羡移动,近了!更近了!但楚子羡就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车的前鼻子都快碰到楚子羡的腿时,司机师傅终于踩下了刹车,无奈的摇摇头对魏清说:“算了,你还是下车吧,我可不敢撞人。”

“你撞死他!我给你再加钱!”魏清看楚子羡这样的举动气冲冲的对司机师傅说,她倒不是对司机师傅发火,而是因为楚子羡这样做生气,凭什么他楚子羡要拦她就能拦住她?凭什么?

“你这小姑娘说的什么话?那是能加钱解决的吗?赶紧下车,赶紧下车。”司机师傅不耐烦的说着,这是在机场出口的出租车道上,是单行道,根本没法倒车,后面全是同行,看来他这钱是赚不到了。

魏清又恨恨的看了眼站在车前的楚子羡,然后开门拽着行李箱下了车,重重的摔上了车门。

“你这小姑娘关门就不能轻点!”车内传来司机师傅不满意的声音,但魏清却气呼呼的直接往楚子羡相反的方向走。

可问题是,她穿着一双那么高的高跟鞋能走多快?

三两步追上魏清,楚子羡挡在魏清身前问她:“你至于吗?”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魏清说完绕过楚子羡继续走,可没想到楚子羡又跟了上来,在她身边说:“魏清,我知道是我伤了你的心,是我不对,是我的问题,但咱俩好歹也是同学是朋友吧?你......”

“滚!”魏清粗暴的吼了一声楚子羡,又加快了离开的步伐。

楚子羡也不生气,只是跟在魏清的身边嘀咕:“两年不见这头发长长了,脾气也变大了。”

魏清墨镜下的眼角抽搐了一下,抿着嘴咬着牙拉着行李箱继续往前走。

楚子羡准备继续说什么的时候,抬头一看远处,然后顿住了脚步,就那么看着魏清“噔噔噔”的往前走。

“嗯?”魏清感觉到楚子羡没有继续跟在她身边时,心里突然说不上来是种感觉,但还是继续走着,只是她走了没一会,突然也顿住了脚步,因为,前面是机动车驶入机场入口的车道,她相当于是从并道那边走过来的,走进逆向机动车道是可以,但一来有危险,二来就算没被车撞到那得走多远才能走出去?

魏清可没想拿自己的生命安全开玩笑,恨恨的转身回去就看到楚子羡站在原地双手叉在胸口看着她。

把墨镜从鼻梁上拿下来,魏清眼前的视线亮了许多,刚才她要不是带着墨镜也不可能没看到警告标语,没头没脑的往这冲。

视线变清晰,楚子羡脸上的表情都能看的一清二楚,这个坏家伙正一脸坏笑的看着她。

对!就是坏家伙!

魏清看到楚子羡笑她就烦,拉着行李箱又闷头往回走,只是在路过楚子羡的时候,楚子羡又跟在了她身边,自言自语的说着:“哎呀呀,这大晚上的戴墨镜是种什么习惯啊?难道外国人都有这种癖好?”

“你闭嘴!你很烦你知道吗?”魏清那高冷的气质在楚子羡面前瞬间瓦解,她就不明白楚子羡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上辈子和她有仇?她在国外对待任何人和事基本都是云淡风轻的,怎么一回来看到这家伙就气的要死。

“行,我闭嘴,你跟我回家吧赶紧,现在天气也挺冷的你穿的也不多......”楚子羡又是话没说完就被魏清给打断:“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还有!我再说一遍,我不认识你!你能不能赶紧从我眼前消失?”

“不能!”楚子羡回答。

魏清气的站在原地看了眼楚子羡,她的嘴唇抖了抖终究还是没骂出口,又继续拽着行李箱往机场外走。

“魏清,你别这样行吗?咱俩有话好好说行不行?”楚子羡满脸认真的问魏清。

“你谁啊?我认识你吗?”魏清斜眼撇了眼楚子羡,脚下一点不带停的。

“我真错了行不行?是我不好行不行?咱有气回去生行不行?你穿个这么高的高跟鞋走来走去的不累吗?”楚子羡忍不住问魏清。

“滚。”魏清头也不回的骂了一句,这个楚子羡怕是上帝送来折磨她的吧?这么高的高跟鞋走来走去的能不累吗?问的尽是点废话。

咱,咱,咱的,有那么熟吗?

魏清有点恼火的想着。

楚子羡看了眼前面,走出那边的通道那没多远可就是机场宿舍了,到时候魏清要是进去,他总不能跟进去吧?

略微琢磨了一下,楚子羡很严肃的问魏清:“你难道真的就这么讨厌我?”

“对,我就是这么讨厌你!”魏清一点都不待犹豫的。

“啊!你干嘛!”魏清上句话刚说完,突然感觉楚子羡一把将她拦腰扛在了肩膀上,吓的她惊呼了一声出来。

“快放我下来!你快放我下来!你不是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吗?你不是专门躲着我吗?你不是说不能接受我吗?那你还碰我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魏清最后说着大力的用拳头在楚子羡背后捶打着。

凭什么?凭什么都是楚子羡主导着这一切?

她也有选择的权利!

她就是不想让他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