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磕CP的同好

鎏心 林如意 2306 字 4天前

“可惜的是老大有女朋友了。”老孟幽幽地补充了一句。

“老孟别急,我话还没说完呢。”黎向其慢条斯理地开口劝老孟。

老孟感觉自己有点站不稳,黎兄的神色表情大有玄机,难道他心目中的女神已经名花有主了吗?那主还是他不认识的人?

这般想着,他的心往下沉去,人也靠在了墙壁上,需要一个支撑点撑住自己。

“你也知道宁心很优秀,所以眼光自然高,老大那样的才可堪相配。

我这么说你不会生气吧?”

黎向其说着停下来,瞅了瞅老孟,先安抚安抚他的情绪。

老孟把灵心当作自己的女神,潜意识里也觉得灵心出色耀眼,自己有些高不可攀,所以黎向其这么说,他倒是没有什么异议的。

所以老孟扶了扶眼镜,坚定摇头表示自己没有生气。

黎向其遂放下心来,抬手拍了拍老孟的肩膀:“老孟,你是明白人,咱们俩又是兄弟一般的老友,明人就不说暗话,我劝你趁早打消了这个念头。”

老孟抿着唇,脸色有些晦暗,但看向黎向其的眼睛里藏了一丝倔强。

“老孟,我懂你,你这也算是年少慕艾,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是很正常的事。

但是事情落在你和宁心身上,我就不得不提醒你几句了。

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要讲合适对不对?

宁心的心气挺高的,就连老大这样的,你看她都处于免疫状态,还有汤氏的那个小汤总,死皮赖脸地追她呢,人宁心也拒绝了。

在这种情况下,你觉得自己的胜算和把握很大吗?

若是贸然捅破了窗户纸,又被宁心拒绝了,大家都是同事,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肯定诸多尴尬。”

这话一下戳中了老孟的内心,他何尝没有这个担心,之所以只敢把对宁心的喜欢放在心中,正是考虑到了这一层。

而黎向其看到老孟低下头,也猜测出自己的说法得到了老孟的认可,心里更有底气了。

“老孟,看来你也有这个顾虑,作为一个过来人,我建议你慎重考虑这件事情。

你是特别理性的人,我也就不多说了,相信你自己会想明白的。”黎向其点到即止,拍了拍老孟的肩膀,转身准备离开。

结果刚走几步,老孟就叫住了他。

黎向其笃定老孟是听进他的话做了决定,否则不会这么快就叫住他。

于是笑着转身向老孟走过来:“老孟,有什么话就说吧。”

老孟嗫嚅道:“黎兄说得有道理,我,我其实也觉得自己配不上我的女神。”

他说完这话,双眼无神,茫然地盯着对面的墙壁。

黎向其知道他现在难过,忙真心实意地劝导他:“不是配不上,只是不合适而已,老孟你很好,千万不要妄自菲薄。”

老孟笑笑没说话,脸上的神情更添落寞。

黎向其搭着他的肩,意味深长地说:“其实喜欢一个人,不一定非要拥有,也可以退一步成全,只要喜欢的人能幸福,一切都是值得的,你说是不是?”

这话让老孟偏过头看向他,接着重重地点了点头。

“其实你也是优秀的,一定会找到属于你的良配。”黎向其顿了顿,又出言安慰了老孟一句。

老孟似做了决定一般,呼出一口气才说话:“好,我就借黎兄的吉言了。”

“那是必须的,你嫂子上次还跟我说起你,想帮你介绍她的同事呢。”

“黎兄,你代我跟嫂子说谢谢。”老孟扶着眼镜认真道。

“老孟,跟我客气个啥!”把老孟的工作做通,黎向其感觉神清气爽,回答老孟时连声音都大了几分。

老孟用手肘碰了碰黎向其:“正是因为是好兄弟,所以才能忠言逆耳也要说,才能畅所欲言,才能一语点醒梦中人!”

“老孟你能这么理解我,我还能说什么呢?那就做一辈子的好兄弟吧。”

“好!”老孟郑重点头应了。

黎向其嗯了一声,状似不经意地说:“嗐,有时间我会想,也不知道宁心最后会嫁给谁?”

“不管嫁给谁,都不可能嫁给你。”想通了的老孟也开起了玩笑。

黎向其一点也不生气,还附和着说老孟说得对,然后哈哈大笑。

老孟也跟着笑了起来,直笑得弯了腰。

他在心里实在羡慕那个能娶宁心的男子,不知道会是个多么优秀的男子才入得了宁心的眼呢?

毕竟是站在楼梯拐角,两人还是注意了影响,很快收了笑。

“老孟,其实我觉得老大和宁心就特别登对。”笑过的黎向其一本正经的来了一句。

他觉得老孟如此坦荡,如此上道,有必要给老孟透点口风。

老孟眼睛一亮:“黎兄,你也在暗地里嗑他们的CP吗?”

“……”黎向其瞪着老孟缓缓开口:“你的意思是你也在磕?”

老孟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何止是我,还有范奕明那家伙。不过我们也只是在心里想想,大家都知道老大和骆小姐感情稳定,所以我们纯粹是精神上的磕CP。

黎兄,你知道就行了啊。”

“哈哈哈,好你个老孟,还有范奕明,居然还有这个爱好。”黎向其给了老孟一拳。

老孟挠着头嘿嘿笑道:“黎兄一定要给我们保密。”

“保密肯定是要保的,别忘了,我和你们是同好。”黎向其爽快应了。

这时,隐身在楼梯间墙壁边的左鎏轩蹑手蹑脚地离开了。

他已经在这待了好一会儿,听到了他们俩谈话的大部分内容。

开头见黎向其神秘兮兮地拉着老孟走开,他摇头暗笑,这两人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还背着他,这可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儿。

不过左鎏轩也没甚在意,回到办公室签了一份文件,端起杯子喝水,发现没水了,便自己去茶水间倒水。

出门时往那边走廊尽头看了看,发现原本站在走廊尽头的两人不见踪影,估计是拐到楼梯间去了。

什么事情还躲在角落里说?

左鎏轩升起好奇心,从茶水间出来,就轻手轻脚地走到楼梯间出口,站在半掩着的安全门后,听那两人的壁角。

第一次做这种事,左鎏轩感到很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