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秦慕身世

吃完饭,林孑来了电话,父女俩背着秦慕聊了很久。

“宝贝儿,怎么样了?到手了?”

“没有,太难追了。”

“别泄气,加油。”

“我会的,不过爸,你要不在国外多待一段时间,去爬爬山拜拜佛什么的都好,总之别那么快回来。”

“行,为了我闺女的幸福,这点牺牲算得了什么,爸多待一段时间回来。”林孑忍辱负重的说,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见色忘父。

“嗯么,爸爸最好了!”

挂断电话,林长安折回了车子旁边,她看见秦慕掐灭烟,从车里拿了清新喷雾散味。

真贴心啊,果然有些习惯是刻在骨子里改不掉的。

“秦慕。”

“嗯?”

“你戒烟好不好?”

他没说话,情绪不明,不知道听没听进去,反正从今天之后,他抽的烟味道很淡。

林长安没逼迫他,他们关系好不容易缓和一点,要求太多影响感情,“不愿意就算了,等你哪天想戒了再说吧。”

“嗯。”

“这段时间家里就我一个人,要不你搬过来陪我住几天吧?万一出事还能找你。”

“林家的防护设施齐全,晚上有人巡逻,不会出事。”

“……”她就想让他过来陪她,谁跟他说安全问题了。

死直男。

第二天周日,姜翊辩论赛,林长安托人要了两张辩论赛的观众名额,一张给贺轶宁,他的紧张完全不亚于比赛的姜翊,第一轮下来,整个腿都是在发抖的。

“放心吧,姜翊必胜。”因为她看过题目,只要姜翊把她昨天圈出来的内容都记住基本是没什么问题的。

“你好像很有自信。”也不知道哪来的。

“你要相信她,开始你俩那么多人质疑不也坚持下来了。”

贺轶宁想了想,觉得有道理,放松了许多。

“哝,吃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嗯,我要那包虾条。”给姜翊留着。

林长安十分幽怨的白了他一眼,咬下唇,“妻管严。”

“爷乐意。”

“对了,你之前烟瘾那么厉害,怎么戒的?”

“爱情的力量。”

“我……”艹。

特想骂人。

“你们学校论坛最近有个传闻是真的吗?你跟那个秦教授,那什么?”贺轶宁没明说,试探的语气。

林长安倒挺坦荡的,直接招了,“是啊,我最近在追他,软硬兼施对他都没用,我正在考虑要不要试试药物控制。”

贺轶宁抽了抽嘴角,语气不太好,“哟,大小姐,你倒是厉害啊,前脚在论坛骂人家禽兽不如,后脚你就乐呵呵追上了,你是去过变形计吧……”

“我我我……我之前那是眼瞎……不懂事好吧,我现在懂事了,觉得他特别好,特别帅。”

“上次那个男明星你不也说过同样的话。”

“哪个啊?”林长安吓了一跳,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干了多少对秦慕不好的事,怪不得他现在对她那么抵触,不管她怎么努力不要脸面靠近他都一样,凉拌,再这样下去她都觉得要得相思病了。

“姓肖什么来着,肖糖?还是肖战,记不太清了。”贺轶宁看前面,姜翊上场了,朝他眨眼,“第二轮要开始了。”

“我先走了,结束了给我打电话报喜。”

贺轶宁揪住她头发,刚答应姜翊要把她留到比赛结束的,“去哪啊?”

“当然是去负荆请罪啊,你要是敢阻止我脱单,你也别想跟姜翊成双成对。”

“行,你走。”走了也好,没人搅他俩二人世界。

“算你识趣。”

“欸,你这么对人家,他确定不会把你打死?”反正要是他,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你会不会好好说话,我们家秦医生很温柔的。”林长安蹙眉,清澈的目光满是幽怨。大礼堂的光很亮,她的脸很黑。

“你们家?”要不是这种场合不能大声喧哗,这会他一定会很不厚道的嘲笑,然而只能小声偷笑,“行了,你别给我讲冷笑话了这冷气够用,快滚吧。”

“贺轶宁,你给我等着。”

“小声点。”

————————————

出了礼堂,林长安给林孑打电话。

“爸。”

“深深啊,怎么了?又没戏?”他能想到的就这个了。

林长安一听,更气了,“爸,我之前为什么讨厌秦慕。”

“你没跟我说过啊。”

“那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针对的。”

“这个,我想想……”停顿了几秒,“对了,小慕刚来我们家那会,十五岁,我说领养他你死活不肯,一哭二闹三上吊,把他送到孤儿院太可怜了,我就交给了唐丘照顾,就前三年才到咱们家帮忙的,那孩子我看着挺好的,很有绅士风度,做事也稳妥,我就把他留在身边了,为了避免你跟他有接触,他一般都在公司,上次你掉水里也是他救的你,我就让他留下住几天再回去的,谁知道你这一清醒就非他不可了。

话说,你之前不挺讨厌看见他的,怎么转变那么大?如果没记错,就你落水前几天还在你们学校论坛发一些对他不好的言论,学校那边还跟我汇报了,为这事你还跟我急,说他该死让我把他赶走。”

“爸,我也觉得他特别可怜,你现在就让他住咱们家吧,我去让人把我隔壁房间收拾出来。”

“欸欸欸,闺女,矜持点,人还没到手哪有往家里扛的道理。”果然是亲生的。

想当初,他也是死缠烂打才娶了媳妇,没结婚就带人回家了,那时候差点双腿不保,好在孙子来的快,老头子没心思追究,重心全放在孩子身上,后来没两年,老爷子就归西了,然后林长安就出生了,没多久,离婚了。

“现在不扛难道还要等他被其他人抗走吗?他在医院人气很好,有好多小姑娘给他送花。”她都看见了,他还收下跟人说谢谢,然后她吃醋,假意欣赏,故意装作没拿稳,扔垃圾桶了。

“闺女,我比你了解小慕,他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人,再说了,有爸在,他不会乱来的。”

“你是不是拿什么压他了?”

“聪明。”

“爸。”林长安跟他急,“你别给他压力,他已经够累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