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阴云 上

八尺之门 苍云阁主 3201 字 12天前

李昊鉴无奈苦笑:“肖总,投标都是这么危险吗?”

肖雷呲牙咧嘴:“当然不是,不然谁他妈来这上班啊,工资又不高,走走,咱别耽误了投标。”

李昊鉴在前,后面俩人抬着肖雷,向着投标大厅跑去,忙中出错,在楼道拐角处,还撞倒了一个拎着早餐的大爷。胡辣汤撒了大爷一身,大爷躺地上不住呻吟,说前列腺都给撞突出了,后来听说是来投标的,才不情愿的起身,说要不是自己是交易中心的工作人员,好歹得去医院看看。

进入投标大厅的时候,距离开标只剩一分钟,谷月已经和贾然坐在一起,高兵和王欣崇还没有出现,刘开衣服有破烂的地方,但看身上没有大碍,看上去最惨的反而是躺在担架上的肖雷。

正巧业主代表正在喊:“那个,东殿集团的项目经理来了没有?再问一遍,东殿集团的项目经理来了没有?”

肖雷在担架上勉力坐起来,举手:“来了!”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肖雷身上,不约而同的露出错愕的表情,特别是业主代表,目瞪口呆,半晌,问贾然:“那个,真的是你们项目经理?”

贾然一脸骄傲:“是!”

业主代表张了张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暗想你们东殿集团不会真是个爱心企业吧?大胆启用残疾人当项目经理?

“这个,身份证带了没?拿过来验一下就行。”业主代表假装没有看到肖雷身上的伤势,甚至假装一切正常。

其他投标单位也有的想跳出来挑毛病,被西堂和桂柱的人按住,让他们不要再节外生枝。

规矩就是规矩,一旦人进了投标室,就只能在标书里面挑毛病,不要再用其他非常规手段。

肖雷被抬到业主代表面前,业主代表还是第一次见到有这样来的项目经理,哭笑不得,等着肖雷掏出身份证。

肖雷骄傲的掏着口袋,片刻后面色发绿,和脸色的血色交织起来,变成了紫色,无助的看向贾然,贾然一皱眉:“怎么了?”

肖雷嘴里发干,小声说:“身份证,丢了。”

李昊鉴立即想到了楼道里的大爷,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心中一颤,这要怎么办?其他投标单位的人都在,难道贾然有集体催眠术?

李昊鉴还没想完,贾然已经开口了:“代表,我们项目经理身份证没带,你们看着处理一下。”

业主代表开始嘴里发干,要不是人多,真想抄起凳子揍贾然。

“谁说没带,我都验完了,抬走抬走。”业主代表往椅背上一靠,抬头看着天花板说。

抬着肖雷的俩人反应迅速,立即把肖雷抬走了,还不忘吆喝一声:“肖总,身份证收好了。”

李昊鉴暗挑大指,坐到谷月身边。

谷月气色好了不少:“昊鉴,你没事吧?”

李昊鉴说:“我没事,不过跟我交手的人,”李昊鉴迟疑了下,说:“有人重伤,说不定会,会。”

谷月替李昊鉴说了:“会死?”

李昊鉴紧张的点点头,谷月一笑:“么事,那帮瓜怂敢对我下死手,就得做好这种心理准备,等我回去给严总汇报一下,给你和刘开转正,发奖金,你俩都不错!那帮怂日滴,死就死,不用怕。集团给你撑腰。哎,小李,这是你第一次?”

李昊鉴想了想:“当然是。”

谷月伤势虽然稳定,仍很痛苦,没有追问,而是开始闭目养神。

之后的开标过程很顺利,按部就班的完成了一切开标手续,东殿集团排名第一。

坚持完开标,贾然立即带着己方人马直奔医院疗伤。

医院里,高兵左手打着石膏和绷带,正在悠闲的抽烟,王欣崇被裹得跟粽子一样,在病床上哼唧。其他许多贾然找来的人都打着绷带,在病床上躺着。

晚上的庆功宴规模不大,贾然最为高兴,说没想到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还能中标,这是大家齐心协力的结果!是值得庆祝的结果!可惜没提奖金的事。

刘开是刘阳酒厂的公子这事也不是天大的秘密,所以刘开拿出了一些酒精,这让贾然这些爱酒的男人无比兴奋。

当夜,高兵坐在谷月房间:“老谷,你真不用去医院?”

谷月躺在床上:“不用,掉了块肉,两截骨头,已经长上咧,回去吃点钙片,吃点水盆羊肉,很快就好。”

高兵抽着烟,问:“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这么厉害的治疗术,这你都能长上?”

谷月推了推眼镜,嘿嘿一笑:“那是,能全都告诉你?我还有没有点神秘感。”

高兵没有怀疑谷月:“你遇上的是硬茬子。看出来是谁了没?”

谷月摇头:“其实,我受伤之后,刘开带着我走了,是李昊鉴对付的他们。”

高兵掐灭了手中的烟:“什么?李昊鉴?能把你伤成这样的人绝对不是普通修行人,李昊鉴有这样的本事?”

谷月嗯了一声:“我回去准备写个报告,让李昊鉴和刘开同时转正。”

高兵有些怀疑:“他俩不是才来了时间不长?一个月?这么短时间能转正的员工太少了,李昊鉴修为高,刘开是为啥?”

谷月看着高兵,缓缓说:“我没看见李昊鉴是怎么跟人交手的,但我看见刘开是怎么跟人战斗的,这俩年轻人,不可限量。要尽早转正,不能让他俩跑到别的集团。”

高兵又点上一支烟,深深吸了两口:“刘开是刘家的人,按理说应该没什么太高的修为,这个李昊鉴不是没说明是哪个门派的徒弟,也这么厉害?这么巧。”

谷月换了个更加舒适的姿势躺着:“这就是后浪催前浪,要是这样的年轻人在其他集团,咱们更难受。咱们的任务是留住人才,其他的就是人力资源的事。”

高兵笑了:“你是想把人才留到你部门,有了李昊鉴和刘开,以后你投标,谁敢拦着?”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咱自己知道就行了。”谷月美滋滋的说。

高兵说:“木秀于林,对,只怕这么优秀的年轻人,以后会变成咱们容纳不了的人物,只希望他们不要因为掌握了力量,就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

谷月反问:“你对自己控制的咋样?”

高兵徒手掐灭了烟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李昊鉴和刘开打死那些人,算在我这吧,正好下个月我要再去一趟亚马逊,指标已经批下来了。”

谷月问:“老高,你去亚马逊到底是干啥,你老说你是忘不了在那牺牲的战友,要去上坟,释放杀气,这怂理由我不信。”

高兵起身走到房间门口:“别问,对你没什么好处。当年在部队里面,有些事不好调查,现在我是自由人,更方便行动,我就说这么多。”

“怪人。”谷月吃了两片止疼药,美美的睡了。

李昊鉴在房间里,仍想着白天的战斗,决定以后要好好克制,不能随便动手杀人,毕竟对方不一定是穷凶极恶之辈。

“刘开也重伤了几个,可能也活不下去。刘开体内有九转心莲,千万不要变成下一个白骆。”

李昊鉴心情很复杂,又想了想该怎么将翡翠龙族送回去,心中烦乱。

谷月休息了两天之后,叫上高兵,带着李昊鉴和刘开回左京汇报工作。

严耀已经在电话中提前了解了情况,不过谷月几人当面汇报时,严耀依旧听的很认真,频频点头,对谷月几人大加赞赏,表示此次事出突然,谷月几人能够顶住压力,完成任务,是大功臣,已经将这个情况上报集团,很快会有嘉奖下来,而大陆公司人力资源部已经提前批复准许李昊鉴和刘开提前转正。

李昊鉴和刘开心中倒是没太大感觉,严耀说要亲自摆酒,给几人庆祝。

左京分公司的庆功酒喝的十分开心,因为一个项目公司的成立,不仅仅是成绩,也是许多人员晋升的通道。所以很多李昊鉴认识和不认识的同事都对李昊鉴和刘开大加赞扬,这不是客套,是出于真心,如果圣地项目跟丢了,这些人就要维持在原位不知多久。

回到多日未见的别墅中,李昊鉴和刘开又开了一轮酒,加了五倍的酒精进去,只有这样才能喝的痛快。

小区的高层。

两个身着米黄色运动服的青年俯视别墅区,正盯着李昊鉴所在的别墅。

“确定是这?”说话的年轻人眼中有一股清光。

另外一个年轻人微胖,眼中也有清光,只是淡了些:“根据线人给的消息,还有从警方那里盗取的监控,其中一个人就是画像上的人。”

“他身边怎么会有龙?司马离是有名的败类,他的话,咱们师父竟然信了。”首先说话的年轻人声音中带着一股傲气。

“师父相信,那咱们也得相信吧。”微胖的年轻人说。

傲气年轻人冷哼:“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一支龙组成的战队。我们青城派都没有一条龙。”

微胖年轻人挠挠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吧,师兄,咱们盯着他干啥子?咱们的目标不是传说中的八尺之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