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我说小飞,你是一种什么感觉呢?是不是觉得转了一圈,白忙了一场,很是失落,咯咯……!’

看着面前挺拔的身影,白熙真畅快大笑,但发出的声音很是尖利,犹如宫里的太监一样,听的周边所有人不自禁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小飞,你之前不是很嚣张吗,还用遥控玩具的控制器唬骗我,说是炸'弹,你知不知道当我知道你是在戏耍我的时候,我有多恨你,我恨不得扒了你的皮,打断你的骨头!’

桑青说的是事实,事后他抓住了没有跑掉的曹爽,从对方的嘴里知道了,当时小飞吓唬他用的'所谓炸'弹,是个什么玩意,立刻想起为什么当时跟随小飞的那个叫做蔡培的家伙,拥有那么大的优势,还不断的冒冷汗,完全是因为小飞的行为太大胆,让他恐惧。

可恨自己当时居然没有看出来,这简直是对他智商的一种严重侮辱。

‘小飞,你不行了吗,你怎么能不行!’

站在远处的,一名脸上'脖颈,只要是露出的皮肤上,都是结疤脱落之后红痕的尤滑刚,看着被推下车子的小飞,忍不住握紧了拳头,因为他还指望对方弄死桑青,但对方为什么就那么不争气,居然被白熙真派人光明正大的给抓了回来,难道你踏马就不会跑吗?

‘把他的头套给我拉下来!’

白熙真迫不及待的开口,因为他想要看看这个一直给他不爽经历的家伙,如今是个什么表情,不知道会不会求自己呢?

看着面前一张张熟悉且担心的面容,小飞的嘴角露出笑意,然后一道身影就如同闪电一样扑向他,然后被他狠狠的抱在怀里。

看着扑进小飞怀里的妹妹,李静晨原本前冲的脚步,立刻慢了下来,并看着被小飞紧紧抱住的妹妹,眼睛里露出羡慕。

‘飞哥,不知道白熙真看到出现在他面前的‘那个你’是一种什么表情?’

蔡培一副好奇的样子,极力幻想着,一开始他都担心是不是飞哥屈服了,当被安排去某个高速服务区接应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飞哥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不会轻易认输,只是更阴险了。

‘一定气急败坏大骂握草!’干瘦的小四以己度人,觉得白熙真一定忍不住爆粗口。

对此,李思琦冷笑;‘以我对白熙真的研究,这个假娘们一定会用手扶着胸口,然后大叫一声,哎呀,这是怎么回事呀?’

李思琦夸张的,且充满娘娘腔的样子,引起了所有人的大笑,尽管小飞没有那么无聊的去猜测白熙真会是什么反应,但是他知道在一段时间内,他都不会在受到对方的骚扰,因为对方现在应该明白,除了使用阴招之外,其他的方式对他已经没有用,就算是对方弄死了梅玉宝,堵住了他回归正常身份的道路,也不行!

‘哎呀,这是怎么回事?’

开阳,天马会所的门前,白熙真看着被拉下黑色头套的人脸,不自禁的犹如彭市微湖别墅边的李思琦猜测的一样,右手捂着胸口,左手指着被拉下头套的人跺脚,若不是此时出现在大家面前的一幕太过惊奇,那么所有人一定会被白熙真的样子吸引,因为太他妈‘魅惑了’。

柳德华,长着一只亚洲人罕见的鹰钩鼻,也就是因为这个特点和某个明星很像,所以才被家人起名德华。而柳德华也是在高速上阻击过小飞的那个开着大霸道的人。

这次他混在抓捕队伍里面就是想要亲眼看着小飞被抓。

甚至抓捕小飞,一路看护小飞的都是他,所以白熙真才会那么自信,因为对方几乎没让他失望过。

但可能是他针对小飞做的一些事情,让他太疲惫了,于是不知什么原因,在车上他居然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他就被拷了手,套着头,并且嘴里塞着破布。

这样的境遇,他当然立刻试图呼喊,但他的那个手下,居然很是粗暴的对他动了手,直打的他不敢再做出任何动作,才停手。

事后,柳德华因为不敢动弹,陷入沉思,以至于想起自己在昏迷前,喝的那罐红牛。

一定是有人在里面下药了,想清楚原因之后,柳德华恼恨的同时也有庆幸,那就是幸亏小飞不知道当初是他带人在高速袭击了他,若不然,他哪里还有没有命在?

‘柳哥,怎么是你?’

柳德华的小弟,长着一双不一致眼睛的马如龙,一脸的惊奇?高速上,他去了一趟服务区的洗手间,回来自己老大柳德华就不见了,不过还好,看手机发现自己收到了一条来至对方的短信,那就是他去后面的车睡觉,让他好好看管余正道,若是有动静,就动手狠狠的打!

想到自己之前对待对方的方式,马如龙惊恐的想要解释,但却被柳德华用力的一头撞在鼻子上,一瞬间鲜血犹如泉水一样从马如龙的鼻子里流出,但柳德华还是不解气,追着双手不断摇摆道歉的马如龙继续打,若不是此时他的手臂还被束缚着,他甚至可能会掏枪打死对方。

‘够了!’

白熙真受够了,所有人都看着柳德华犹如耍猴一样上蹿下跳,并且最重要的是,自己召集了那么多人,然后准备展示自己的手段,结果却是这样一副场景,这让他感受到了羞辱,深深的羞辱。

“啊……!”白熙真犹如一个疯子一样狂叫。

‘小飞,你很好,很好!’

此时同样走下车看到这一幕的王杰,内心居然有些快意。

原天马的总经理办公室,柳德华,桑青,一人脸上顶着一道清晰的巴掌痕迹,忐忑的站在白熙真的面前。

而白熙真尽管已经狠狠的发'泄'了一通怒火,但显然还是有着火气,所以用很大的声音询问;‘你们还有什么方法对付小飞,赶紧说给我听听!’

白熙真的大声询问,让柳德华和桑青脖子一缩,但柳德华却只能硬着头皮回道;“找人干掉他!”他不开口不行,毕竟小飞是从他手里弄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