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旧日伤痛

一来梁城那些家伙太过于嚣张,刘横连胜六场时那副嚣张的嘴脸,凡在现场看到的人都义愤填膺。

二来,唐小白如今展示出来的实力着实恐怖,先是轻取刘横,后又差些重创方迹,实实在在是狠狠替一众受到轻视的汉城子弟的出了一口恶气。

三来,众人已知晓天虎队的队员分别是季若璃、唐小白和唐星这三人。

所以,在王影那一行人灰溜溜的离开之后,众人涌上试剑台,围住唐小白三人,随后七手八脚的高高举起,一边跳一边高喊着“汉城三杰,威武!威武!”的口号。

弄的三人啼笑皆非,进退两难,只好随他们闹了一会。

最后还是唐小白假装受了内伤,说经不起折腾,众人这才意犹未尽的放他们三人走了。

三人离了试剑台后,竟自去了城主府,不想方一进门就瞧见了王影等人在大堂上,正跟季猛辞行呢。

只听季猛挽留道:“诸位来我汉城不足一天,我还来不及尽一下地主之谊,如何就要这般匆匆辞行?”

王影回道:“刚才方迹在试剑台上与人比斗,差些丢了性命,这会受到了惊吓,口里只喊着要回家去,实无他法,这才匆匆向城主辞行,望恕我等不敬之罪!”

季猛见他们去意已决,也不再坚持,只交代了几句路上小心,替他向梁城城主问好之类的话,便叫人送他们出城去了。

这时季若璃、唐小白和唐星正好回来,两拨人打了个照面,谁也没个好脸色。

只听刘横留下一句:“下次你们到了梁城,我们一定会好好招待的!”然后便走了。

唐小白三人也不在意,径直入了大堂。

季猛见了,先是和季若璃说了些家常话,然后看向唐小白呵呵笑道:“小白,看来你这一个月来进步不小啊。那方迹是你打伤的吧?”

唐小白点头道:“这些家伙太过于目中无人,屡次出言侮辱我汉城子弟,该打!”

季若璃也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扬了扬拳头道:“不错!就该好好收拾他们一顿,不然还以为我们汉城子弟好欺负呢!”

唐星只淡淡了笑了笑,没有说话。

季猛又道:“小白,你和方迹打了一场,觉得他实力如何?”

唐小白想了片刻,道:“七道剑气,虚有其表!反应虽快,却笨了些。如果不是那个王影多事提醒他,我仅凭着流云身法和风雷剑诀就能打败他,根本犯不着耗费心力使出斩魔三式来。”

季猛听了唐小白的话,愣了片刻,然后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道:“唐小白啊唐小白,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把我的思路都给大乱了!哈哈,不过你这份自信,我喜欢!”

原本季猛想着唐小白应该会说“方迹挺厉害的,我赢得十分艰难”之类的话,然后顺着这话下去,说些叫他们更要努力修行之类的话来。

却哪里想得到唐小白这家伙,不仅半点不谦虚,似乎还很不把方迹放在眼里的样子,这才说出刚刚那番话来,令季猛一个措手不及,心中准备好的那番说教之词全给打乱了。

季若璃见状,捂着嘴大笑起来,看着唐小白那副自信满满的模样,眼泪都笑出来了。

便是向来都是一副淡淡的慵懒模样的唐星,也不禁莞尔。

唐小白不解道:“你们都在笑些啥,难道我说的不对吗?要是我也悟出了七道剑气,我保管方迹在我手上走不出三招!你们信不信?”

季若璃笑道:“信信信!你最厉害啦,行了吧。”

季猛笑道:“好!既然你这么有自信,我也不说那些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扫兴话了。”

“我只送你们一句话:想要的东西,就得拼尽全力去争取。”

三人面色肃然,重重的点了点头。

然后又说了些闲话,唐小白和唐星便辞了季猛和季若璃,各自归家了,约定明儿早上再一起去飞龙涧寻何了尘。

夜幕低垂,月色如水。

唐小白刚吃完饭出来,正坐在院子中,望着天上的明月发呆,脑子中回想的,是方才吃饭时,他与父亲唐景山的对话。

如果没有五年前那件事的话,唐景山现在应该会是唐家的族长。

那一年,唐小白十岁,眼睁睁的看着唐景山在家门口与人动手,然后被打成重伤,几经周折后虽性命无碍,但因内伤过重,经脉俱损,从此再也无法提起剑来,甚至连走路都要柳心搀扶着。

当时唐小白眼含泪光,狠狠的瞪着那个和将唐景山打伤的人,将他和他的两个同伴的模样,如烙印一般,深深的记在了脑海之中,无时无刻不想着长大、变强之后去找这三人算账。

只是这些年来,唐小白始终却不敢在唐景山和柳心面前提前这件事,生怕揭掉这道旧伤疤,会让他们心痛。

加之自己没有强大的实力,就算问清楚了那三个人来自何方,又能怎样呢?

所以,整整五年来,唐小白一直将这事藏在心底,它就如一根梗在喉间的毒刺一般,只要稍稍触动,就会叫他痛的撕心裂肺。

每每想起当年唐景山被人打伤时的样子,他的内心就会十分的愤怒与痛苦。

而就在今天,唐小白终于是鼓足了勇气,和唐景山说出了心中的想法,问起了那三个人的来历。

因为他觉得他如今虽然还不够强大,但已经在不断的努力成长,总有一天会成为一个出色的剑客。到那时,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寻到那三个人,替唐景山讨回个公道来。

而唐景山知道了唐小白内心的想法后,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用一种十分平静的语气说道:“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小白,你要记住。想要成为一名出色的剑客,一定要心如止水,更不可以心怀仇恨!我们之所以要入剑道,是为了追求自己的梦想,是为了保护自己所爱之人,守护需要守护的东西,绝对不是为了复仇。”

当时唐小白听了,也只得点头,但是他的心里却是不以为意的。似他如今的年纪,心中所想的是纵马江湖、快意恩仇,有酒喝酒,有架打架,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他打从心底里认为这般肆意与张狂的生活,才应该是一个剑客所应该拥有的。

所以,唐小白依旧想着寻那三个人报仇。

只是从他父亲这里是断断问不出来了的,至于他娘,那就更不用说了,不赏他几扫帚那就阿弥陀佛了!

发呆了半晌,唐小白只得轻轻的叹了口气,刚欲起身回房,忽地想起一个人来,自语道:“当时知道那三个人来历的,除了爹和娘之外,大伯应该也是知道的。我如果直接去问他的话,他肯定不会告诉我。倒是他的儿子......嘿嘿,唐星这家伙平日里对谁都是一副不太感冒的样子,却好似对我的事情格外伤心,莫非他知道一些当年的事情吗?”

这般说着,唐小白拍了拍手,然后出了院门,径寻唐星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