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这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翌日黄昏。

在抗住秦军两天猛攻后,楚军终于在运粮甬道站稳了脚跟,而章邯在审时度势后,战略性的选择了后退。

这一战。

对秦楚而言,都是硬战。

章邯从濮阳一战之后,就没有再将楚军放在眼中,而项羽这犹如惊雷劈大地般的杀出,却是让其感到震骇。

五万楚军,硬生生击退了十几万秦军。

强悍的战斗力令人啧舌。

在深思熟虑之后,章邯选择退兵。

楚军毫无征兆的杀出,已经打乱了他的计划。

继续在甬道处僵持,对大局没有任何益处,他需要退兵,以便重新正视局面,进而拟定新的作战计划。

同时。

在章邯看来,楚军来势汹汹,目的就是为了断粮道。

如今得手,楚军一定会牢牢守住这条得来不易的甬道,以便拖住、饿死王离部队,想要夺回,势必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他不愿大军消耗在无休止的争抢甬道上。

他更愿意毕其功于一役!

现在楚军势盛,他可以故技重施,如当年灭项梁一样,先退兵以示弱,再整合强军,乘其不备,迅猛出击,彻底灭掉这股楚国残余,进而收回甬道。

他需要时间。

而楚军占据甬道,却给了他时间。

按正常的兵法思维,随着秦军退去,楚军的声势必然大振,其他观望的诸侯也定会蠢蠢欲动,接下来六国联军会拼死守住优势,以等到王离部队因为缺粮而自溃。

历史上断粮道之所以关键,无外乎是断粮之后,大军会陷入粮食危机,从而导致军心涣散,不战自溃,纵观历史,所有断粮道成功的一方,无一例外都采取了守势。

在章邯看来,楚军同样会采取守势。

而且。

他出身少府。

对王离军拥有的粮食了如指掌,自认王离军短时间都不会陷入缺粮危机。

于是。

章邯退了!

......

运粮甬道处,项羽浑身浴血。

他持戟而立。

望着秦军如潮水般的退去,眼中充满了凌厉和恣意。

这次。

他胜了,章邯败了!

不过,这不够。

远远不够!

他要的绝不仅仅是战退秦军,他要的是战败秦军,甚至是灭掉秦军。

至于这里堆积如山的粮食,他不屑一顾。

他很清楚章邯的打算。

按照正常的思维,自己的确应该带兵死守此地,以便拖死王离,但那不是他项羽的作风,他要战!

他就是要硬拼硬干死王离!

深吸口气。

项羽下令全军休整。

而在另一边,他马不停蹄的召开了一次将领会议,他不会甘于防守,这里的军粮的确富裕,但对大局没有任何益处。

他要战!

他绝不能循规蹈矩,那样只会落入到章邯的陷阱,从带兵杀向巨鹿时,他的心中就很清楚,这是一次向死而生的战争。

不将秦军击溃,就没有喘息的机会。

营帐内欢声笑语。

楚国的将领全都兴高采烈,自从项梁战败之后,楚军已经很久没有胜利过了,而这一场战斗,十分提气。

尤其是英布,更是意气风发。

他带两万之卒,挡住了十几万秦军的猛攻,守住了运粮甬道,硬生生拖到了项羽援军到来。

这次击退秦军,他当获首功!

但......

所有人心里都清楚。

这一战真正的主角是谁。

踏!

这时。

一道重重的脚步声响起。

项羽走了进来。

无比霸道的走到了最前方。

随即。

他双目圆睁,目光从在场众人身上扫过,目光掠过之处,众人纷纷低头,无人敢与之对视,项羽的霸道,可见一斑。

项羽微微额首。

开口道:

“我们的确攻下了秦军的运粮甬道,但秦军的退去只是暂时的,等到章邯将兵力重新集结,到时,这里将成为绞肉场。”

“所以。”

“死守这里毫无意义。”

“我项羽也不会死守这里,等全军休整完毕,立即乘船渡过漳水,赶往巨鹿,这里直接丢弃。”

众人哗然。

尤其是后加入的田安和田都两人。

田安不解道:

“上将军,我们占领粮道,不就是为解巨鹿之危吗?”

“现在已经占领了粮道,大可死守这甬道,拖到王离粮尽而溃,那时巨鹿之危自解,我们又何必过河,去蹚巨鹿那边的浑水呢?”

“我认为不妥。”

项羽目光移向田安,脸色微沉。

寒声道:

“这不是商量。”

“而是命令!”

“你想留在这里,我不会强求。”

“但我麾下的将士必须全部过河,敢违抗军令者,杀无赦!”

听着项羽杀气腾腾的话,田安的脸又青又红又白,但丝毫不敢发作,这几日征战下来,他对项羽只有深深的惧意,完全不敢触怒。

见田安无言,项羽继续道:

“谁还有意见?”

无人吭声。

项羽满意的点了点头。

开口道:

“既然你们都没有意见,那就这么定下了,兵贵神速,明天一早就全军出发,渡过漳水,赶往巨鹿。”

说完。

项羽大步走出了营帐。

根本不给其他人开口的机会。

英布、钟离昧等人目光微凝,望着外面泛着粼粼波光的漳水,神情十分凝重,他们很清楚,渡过漳水将面对什么。

那是十几万秦军!

营帐内的众人陆续离开。

田安和田都聚在一起,眼中满是无奈。

他们本以为投靠项羽是明智之选,毕竟项氏是楚国大族,但怎么也没有想到,项羽竟是这样一个狂妄自大之徒。

完全听不进建议。

当时,他们听楚军欲渡河,夺甬道,只以为楚军想占领甬道,从而拖跨王离,那知道,项羽根本没这个想法。

他只想以此为跳板,从而进攻秦军。

如果他们早知道项羽的想法,根本就不会选择加入楚军,更不会跟着项羽一路西进,以至于现在进退两难。

而且。

他们想不明白。

项羽既然不想死守甬道,为何不直接绕道去巨鹿城,偏偏还多此一举,来攻占甬道?这完全没有必要。

他们想不通。

但一想到,明天过河后,将直面十几万秦军,两人就面如死灰。

只感觉上了贼船。

两人在心中默默祈祷,希望过河后不会被秦军发现,那样他们就能顺利跟其他几国联军汇合,就不会再有生命之危。

夜渐深,云渐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