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卧槽!!!!

故事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这特么骗子吧?是骗子吧?是骗子没错吧?

虽然觉得自己可能遇到了骗子,但是保罗心里咆哮,脸上却不动声色:这世界和他上辈子的世界可不一样,万一真的有这一门,能把天遮住的手上功夫呢?

终于等到李无敌说完,保罗一指旁边的一个木板凳:“李先生,不知道你能把天遮住的手,能打碎这个凳子吗?”

李无敌看了看,不屑地说道:“功夫,是用来打人的,不是用来随便破坏家具的。”

保罗看了一眼周围的韦德等人:“你们几个,谁最扛打,上来和这位李先生比划比划?”

前面两个人保罗都没吭声,这次忽然问这么多,韦德几个人已经觉得不对。跑腿去请人的朱利安摸了摸空荡荡的脖子,大步迈了出来。

此刻朱利安心里有些火气,老板给的钱只够买一张去的飞机票,他们四个人回来的机票钱,用的可是自己卖掉那条,戴了好几年的金项链换的钱。

李无敌看了一眼比自己高大半个脑袋,壮实地像堵墙,还恶狠狠盯着自己的朱利安,继续摇头:“我的功夫,不是表演比试用的。虽然他个子大,但是我一旦出手,伤了他,总归是不好……”

“停!”保罗用字正腔圆,正宗的五星语打断了他的话。“这位李无敌先生,我有个问题想问,为什么那群猿猴,没教给你祖上越女剑,或者是白猿通背拳……”

一听到保罗说出的五星语,还说什么越女剑通背拳,李无敌面色大变。就连一直淡定自若的陈不二也面露惊奇之色,更别说那位汤姆逊杨少保,嘴巴都张得能放鸡蛋。

保罗没理会他们,又问道:“为什么是你祖上给白猿治伤后,它们教给了你祖上功夫,而不是你祖上治伤的时候,在白猿肚子里发现什么武功秘籍……”

“又为什么,你祖上会从唐朝,跑到吐蕃去?那时候的昆仑山,可是在吐蕃范围内的……”

虽然两个世界很多不同,可大致历史都是相通的。

保罗上辈子在网上当键盘侠,当杠精,那也是有基本要求的,至少你得啥都知道点,不求精通,只要能说出来就行。

他也没少人杠关于国术关于历史之类的话题,虽然上学那会儿,历史考试十次总有三五次不及格,但是和人杠上几次后,吹个这方面的牛比总是没问题。

所以说,有些学生让老师觉得教不会,那是没找对方法。有的学生你要和他杠,他能回家彻夜抱着书本找问题来和你抬……

保罗还在滔滔不绝,盯着额头冒汗的李无敌,继续说道:“真难为你了,能用米琪语把一个五星国的传说故事,翻译得这么动听,这么精彩。看你这套路这么熟练,以前没少骗人吧?

实在是平时也没人和他说五星语,好久不说有点想念,这一开口,就说了一大通。

说完之后只觉得神清气爽,感觉空气都是香甜的。

李无敌脸色变了又变,还想强撑:“不想亚当斯先生,对我五星国倒是了解。没错,世人都传白猿教给我祖上的是剑法或拳法,实际上……”

保罗见他越说声音越低,伸手指了指周围的手下们:“继续说,把故事说的圆满点,我就和你不计较五星语还没我说的好这事儿。别停下来,你想停的话……就准备好和他们几个过过招吧!”

从保罗开始用五星语说话,旁边的韦德一群人就开始变得一脸懵比。

但是保罗一指他们,虽然听不懂说什么,好歹知道该怎么表现。一个个都挺胸抬头,和朱利安一样,凶神恶煞地盯着这位李无敌大师。

一直盯得李无敌的额头汗越来越多,嘴巴一张一合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

保罗冲其他两位武师笑道:“两位别见怪,不是我得理不饶人,你们俩位也都看明白了,他这是跑上门来骗我的。你们说,我该怎么处置他?”

陈不二杨少保两人就是来挣钱的,他们看这位顶着同胞面孔,拿祖国历史传说来骗人的家伙,也都没什么好感。

还是陈不二看在同胞的份上,多说了句:“亚当斯先生,虽然他是骗人,但是毕竟还没骗到。我们五星国有句话叫做,得饶人处且饶人……”

保罗呵呵一笑,这一刻杠精附体:“陈先生这话不对,你忘了还有一句,叫做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我记得这句可是古代圣人说的。”

陈不二顿时哑口无言,谁能想到这个白皮小子不但会五星语,还连子曰都懂。双手一抱拳,退了一步,再也不看那位开始发抖的李无敌,让他自求多福吧!

保罗其实心情挺好,是真的好。

说了一大通五星语,显摆了一阵子,也就没打算再对李无敌做什么,冲几个手下摆摆手,用米琪语说道:“不用那么紧张,没事的。只不过这位先生是个骗子,你们把他扔出去吧!”

老板说了要扔,他们绝对不会送出去。

两个蟒蛇人加两个野猪人,抓住那厮的胳膊腿,连挣扎的机会都不给他留,抬着就往窗口走。保罗看了一眼,没吭声。这里是二楼,自己没发话,他们不会摔死这家伙的。

……

一声惨叫之后,保罗笑了笑:“我看陈师傅是有真功夫的,我聘请你十天,薪水五千联邦币怎么样?我知道十天也学不了太多,就是学个基本架势,发力之类的就行。能教多少你教多少,学不会我不埋怨你。”

本来陈不二还想说点什么,但是看保罗这么干脆,就只是一抱拳,表示同意。

保罗再看向有点忐忑的杨少保:“杨师傅会的多,正好我拍电影也需要个武术指导。也是十天时间,给你三千联邦币如何?”

“谢谢亚当斯先生!”杨少保抱拳表示感谢,对价格他也没什么意见,毕竟他功夫谁练得怎么样,自家心里清楚。

三千联邦币不算少了,至少相当于联邦公布的平均工资两个月的薪水。

“两位也不用叫我什么先生,直接叫我保罗就行。”保罗笑着说道。“那咱们以后都用五星语说话,也免得你们还得把名字反过来说。”

两个人自然没什么意见,从他们开始答应的那一刻,现在三人就是老板员工关系了。

保罗看了看时间:“两位旅途劳顿,今天想必也累了,我让朱利安带你们去吃点东西,然后早点休息,有什么咱们明天再说。”

冲朱利安招招手:“朱利安,你带两位师傅去吃点东西,然后找地方休息。缺东西了就去买,把两位师傅招待好。”

实在是没人可用,也没办法。

还得给点钱,不能一直抠门。

招待人呢,万一还得让他去卖自己的东西,那不丢人丢大了吗?

……

等人都离开,保罗自己转来转去,总觉得无所适从的样子。

刚才说了一通五星语,让他有点心神不宁。想了想,干脆带上六六六,出门开上自己的大奔越野,朝着镇子外开去。

出去不远,一踩油门,就开始扯着嗓子狂吼:“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走在无人的旷野中……”

吼着吼着就忍不住想有眼泪往下流……

然后就听见了后面,忽然响起的嗷呜嗷呜的巡捕车报警声。

麻蛋,老子最近遇到这么多事儿,偶尔爆发一下情绪都不行?

赶紧在脸上一抹,然后往路边一停,等看见冈萨雷斯下了巡捕车走过来,顿时不爽的很:“冈萨雷斯,你做什么呢?”

“嗨,保罗。”冈萨雷斯打了个招呼,过来借着微弱的灯光打量着他车里。“这话应该我来问才对。刚才我可是看见有人狂吼着,把车开得即将起飞,所以跟上来看看……”

“我没事,今天心情有些不爽快。”保罗打着哈哈。“不过还是得谢谢你。要不你给我撕个罚单,让你挣点外快?”

冈萨雷斯再仔细看了看他的神色:“看来你是真的没事儿。”

“你刚才躲在哪儿?干什么呢?”保罗反而好奇起来。

“总得没事看看那一帮邪/教徒,别让他们给我搞出什么乱子来。”冈萨雷斯无奈地说道。“我可是马上要当巡捕长的人!”

“一个手下都没有的巡捕长?”保罗笑他。

“不,我已经让老科特打了个报告上去,说不定上面还会调来人。”冈萨雷斯说道。不过看他神色,就知道他对此也不抱什么希望。

镇子都要撤了,还调个什么人?

“别担心。”保罗觉得人家好心,自己也不能一直打击。“我说过,要让六六六当镇长的。等有了镇长,再加上以后镇子的人多少都有点收入,镇子说不定还能恢复点。”

“你那天认真的?”冈萨雷斯脸上的表情有点奇怪。“为什么?”

“不为什么!”保罗一脸暴发户的表情。“我有钱,我高兴。”

他才不说,他就是想瞎折腾,使劲折腾……

本来想着老老实实过一辈子,以后体验一下资本主义的腐朽糜烂,也算不虚此生。结果来了六六六,来了一群黑暗怪物,现在自己都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既然注定不能安安稳稳,那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活他个纵情肆意。

……

告别冈萨雷斯,保罗庆幸不已,幸亏没给人看见刚才失态的样子。

不过话说回来,谁还没有忽然想起某些事儿,突然心酸的时候呢?

好在那些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保罗猛踩油门,继续狂吼:“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