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人心复杂

特洛伊介绍完,一脸的留恋不舍。

不管多破的地方,经营了几十年,也是有感情的。

临走前,他的深情再次变得落寞。

良久之后,就在保罗以为他准备告辞的时候,他脸色变了变,突然开口:“保罗,还有个问题,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应该告诉你的。但是……随便了,我还是得告诉你一声。你跟我来……”

保罗心里隐隐有些猜测,默不作声地跟了上去。

果不其然,走着走着就到了一个保罗比较熟悉的地方,就是六六六经常吃大餐的地方。

看着特洛伊费力地想要去掀开那个沉重的小门,保罗看他实在费力,就上前帮了一把。

没在意难闻的气味,特洛伊走进爬了下去,然后指着里面墙壁上一些被破坏的地方说:“场里出问题了,很大的问题。不知道什么东西,我觉得可能是个怪物,会来这里偷吃里面的东西。这些痕迹就是那个怪物留下的,很可怕对吧?”

“我不知道是什么怪物,也许是魔鬼,我也想过请牧师来看一看。但是……我在这里经营了一辈子,不想自己到死的时候,连给自己办葬礼的钱都没有。我老了,经不起任何意外……”

唠唠叨叨的,老特洛伊说了不少话。

保罗听了心里有点复杂。

他在感慨人还真复杂。

这个老头你说他不是好人,他很照顾镇子上的熟人,镇子上的人都说他好;你说他坏也没错,他剥削工人,没少使用黑工,估计也没少克扣那些人微薄的薪水,还违法经营偷税漏税。

说他自私吧,他毕竟是在卖屠宰场之前,没告知这件‘灵异’事件,可是偏偏卖掉之后,又巴巴地拉着自己来看……

也许是希望以后养老的时候良心好过些,也许是怕自己以后找他麻烦。不过从目前他的表现看,应该是前者居多。

老特洛伊还在唠叨:“它大概两到三天来一次,都是晚上来。你千万不要以为就是普通的野兽,试图找人来抓住它。因为我想不到什么怪物,能咬坏水泥墙,会有这么大的食量。我觉得请牧师,或者找驱魔师会更好些,我也可以替你承担一些费用,不过你知道,我只有……”

保罗按住了他的肩膀:“好了,特洛伊先生。谢谢你能在临走前告诉我这件事,我很高兴。这对我来说只是小问题。我有钱,不够的话还有我爷爷,请得起最好的驱魔师,或者是大城里的主教来解决这个麻烦。”

“不需要你来承担什么,这件事就这样了。你只需要出去之后,守口如瓶就行,免得吓到了我们的客户。再说这件事传出去,对你的声誉也不太好,是不是?”

老特洛伊如释重负地点点头。

两人出去之后,保罗谢绝了他要带人和自己认识的话。于是老头又啰啰嗦嗦说了一些事儿,然后就开着车,拉走了办公室里属于他的几样私人物品,离开了这个地方。

保罗坐在那有点破旧的老板椅上,先不着急去处理什么事务,而是坐着思索了一阵。

最终他感慨了一阵,就拿起了合同,看着上面的屠宰场的名字,开始考虑一件事:自己要不要先把这个屠宰场的名字,给换一个?

还没等他想好新名字,就看到自家的那辆白弗兰双S缓缓到了办公室前面。

开车的是威利妈,车里面三个孩子一个不缺都带来了过来。

这是老亚当斯怕保罗没车不方便,让他们送车来的,顺便也让他们参观一下自己的屠宰场。反正现在假期里,他们一家都闲得很。

丽莎和弟弟两个小家伙很兴奋,跑的比大哥威利还快:“保罗哥哥,这里好大呀!以后这里都是你的吗?而且这里离城里也好近呀!”

保罗心里一动。

这地方确实不错,之前只想着让六六六不坑自己,现在才发现,如果住这里以后上学可方便多了。

至于住在屠宰场有点不吉利的问题,再不吉利能有自己带着的狗更不吉利吗?

沃特哎哇儿!

决定好了,回头和老亚当斯说一声,等上学了住这边来,其他时间再回牧场。

毕竟在牧场练习音乐,武器,随便折腾都没人打扰。

……

和威利一家说了一会儿话,保罗才想起来刚才特洛伊临走说的事。

拨了电话到大门口的门卫室,没一会儿看门的那老头颤巍巍走过来。

他是要辞职的,保罗很麻利地给他结了工资。至于他是马上走还是过几天走,那都无所谓。

还有一个是财务,也是一个年龄是奶奶级的人物,同样要辞职的。

两个人很显然比较符合特洛伊的‘降低成本’的要求,年龄都一大把,薪水自然高不到哪儿去。

他们都是早就想走的人,老特洛伊用交情不让人家走。现在保罗来了,和他们又没交情,肯定没法继续留他们在这里。

不过这也正合保罗的意思,这么大年纪,他怕哪天自己说话声音大点,把这两人给送走了!

但是财务现在走是不行的,暂时还没人来顶替这个职务。

保罗打算暂时让她再顶两天。

还有机修工法兰奇·纳什的问题,保罗不准备现在就去做什么决定,还要等几天再看看,观察一下这人到底怎么样。毕竟以特洛伊的苛刻,稍微有点脾气的人估计都受不了。

所以只见了一下连恩·布莱克,也就是特洛伊原来用的管理人员。

保罗从资料上知道这位连恩·布莱克还不到五十岁,不过实际看起来他年龄要大得多。给人的第一印象,就很符合特洛伊的用人准则——老实。

这位老实人拿的已经是全场最高的工资,仅仅比联邦的平均工资低那么一点点。至于其他人的,那就不用说了。

确实挺老实的人,哪怕新老板年龄不大,他依然规规矩矩的,除了回答保罗的问题,其他没一句多余的话。

保罗随便问了几句,然后交待一切照旧,再把自己的新电话号码一留,就站起来准备走人。

这屠宰场真没什么管理的,几十年都一样,出不了什么事儿。

……

回镇的路上,保罗玩着六六六毛绒绒的小脑袋,问威利妈:“梅格阿姨,今天冈萨雷斯没找你说什么吗?”

“没有!”威利妈摇摇头。“今天我看他挺忙的,一直到我们出来的时候,治安所那里还有城里的巡捕在。他应该没什么时间吧!”

“等下去看看他,我准备找他办个驾驶证。以后我往城里那边跑的要多点,没个驾驶证不方便。”

威利妈皱皱眉头:“我听说他的要价很高的。”

“要价高质量也好,至少我没听说过,有谁用他的东西出问题的。”保罗不在意价格。其实就三百联邦币左右的样子,不过价格高不高这种事没法说,通常得看人。

说起来巡捕办证有点怪异,不过保罗也不会说什么——至少能让自己方便点。

人都是复杂的,这位巡捕执法时杀起绑匪可是毫不犹豫,不过私下里为了自己生活的好点,却干着不怎么合法的事儿。

这大概就是生活的磨炼吧!人总是会改变!

联邦里谁不是这样呢?就拿最普遍的合理避税来说,能避税多的人大家只会觉得他有能耐。还有其他类似的一些事情,也许会损害点联邦的利益,但是只要在规则之内,大家都觉得没问题。

可是如果在对外的时候,所有人又出奇的一致。

正因为复杂,所以人活的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