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行军 2

豳风欲休 流风的若古 2406 字 2个月前

傍晚,红彤彤的夕阳缓缓的坠落,仿佛要与大地融为一体。灿烂的夕霞划过山丘、穿过树林,洒在正在驻扎的军帐上显得格外耀眼,同时为夜晚到来忙碌的士卒身上,渲染上另一种色彩。

随着军队扎营安寨,每一军的统领都在有出自己的巡逻小队,来布防警戒,增强营中安全性。特别是现如今不仅仅是赵王在营中休息,还多了许多的邺城贵公子。为了防止在这节骨眼出什么差错,诸位将领更是不留余力的派出军中精英,甚至连幢主都亲自带队巡逻布防。否则就算赵王没有受到什么惊扰,哪怕是贵公子出了什么问题,光告状的长辈都够将领喝上一壶。

“老吴,要怎么决定谁去”

“就是啊,我想诸位都不想主动带队去吧”

四个带有羽毛旗帜,又明显没有幢主多和艳丽的鼻青脸肿的队主,询问着另一个淤青最少的队主。

看的出,既然在当时那么混的场面,脸上的淤青还能在这五个人中最少,不说是全部队主中最强,起码在这五个人中是最强的。

经过这段时间相处,几位队主都融洽起来,再加上军中向来以强者为尊,各位队主也相互的认可了而。且这几个人中有什么大小事也会询问老吴的建议。

这五个队主都是周成手下的队主,为什么是周成的人去巡逻呢。这要从石闵接到巡逻的任务,下派给他们说起,三位幢主呢,是都不想带着这群鼻青脸肿的家伙出去,特别是周成,他心中暗想这个和游街示众有什么区别。就在大家争执不下,时间有快到了的时候,苏彦提出抓阄来解决,周成一想争下去也不是办法,就同意了。结果俗话说得好,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周成不仅是三位幢主中唯一被打肿眼的,抓阄还成功中招了,也因此是周成带领他手下人马去执行巡防任务。

“不如,我们也抓阄”老吴思索了一下,发现自己果然还是动武比较在行。

另外四个队长也是粗人一个,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于是纷纷表示同意。正当老吴捡起五根木棍,握在手中,打算让0大家抽取时,周成悄悄地出现在老吴身后。

“不带上人马,在干吗”在看到老吴手中的木棍,恶狠狠的说道“干什么,干什么,赶紧去其集人马,准备巡逻”

“幢主”老吴弱弱的说道“我们还没抽呢”

老吴不说还好,一说周成就来气,对着老吴的屁股就来了一脚:“抽什么抽,就你了”

其他四个队主听到窃喜偷笑。

“滚”“滚”周成对着几个人一人来了一脚,带着一脸苦瓜相的老吴去巡去召集老吴队下的人员。

“等下都给我抬头挺胸”周成看着面前几百号人。心中想着都抬起头,就不会注意我一个了吧,对,就这样做。随后对着身边的老吴说到,“给我盯紧,谁要是低头,给我记下来,等巡逻完,看我不给你好果子吃”

“诺”

看着大家都抬头挺胸的,周成满意的点了点头,大手一挥:“出发”,说完带着大家雄赳赳、气昂昂的全军营巡逻去了。

周成看着不断从自己身边经过的巡逻队还是略感满意,虽然总会多看两眼,但是很少会停下来议论。作为阀门的人,自己虽然没怎么和军队待过,还是感觉得到大赵军队军纪严明,也难怪大赵能横扫四方。抬了抬头,直接无视休息的士卒不断地指指点点,反正自己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入夜,天上的繁星点点,皎洁的月和在营帐、树林和巡逻队,倒影出奇形怪状的形状,令人充满无限的遐想,再配上蝉鸣鸟叫之声,共同奏出一曲名为“夜”的古曲。

“噼啪”不时从升起的篝火传来树枝炸裂的声音,显得夜晚格外的安静。虽然夜晚格外平静,但周成可不敢放松警惕,越是平静的夜晚,越容易藏有未知的风险。

随着夜渐深,周成的任务就快结束了,只要再巡完前面的营帐区,就可以交接返回。周成提了提神,给身后的弟兄打了打气,向着目的地出发。

“哟,这位大人怎么连眼睛都熬黑了”

“不仅是这位大人呢,连他手下的士卒都熬黑了呢,哈哈哈”

看见周成他们走过来,早就无聊透顶的公子哥瞬间来了兴趣。周成运气很不好,居然最后巡防区域是谁都不想去的贵公子们的营地,毕竟这些天大家都受够了这些公子哥的骚扰。

看着一副欠打模样的公子哥们,眼看就要完成任务了,周成不想节外生枝,没有理会公子哥们,带着士卒自顾自的往前走。

而公子哥们刚到军中的新鲜劲过后,百般无趣的公子哥们,怎么可能放弃这个找乐子的机会呢,纷纷围了过来,拦住周成的去路。

“请诸位公子让开”周成看着前面拦路的公子哥,拱手不冷不热的说道“不要妨碍周某执行公务”

“哟,脾气不小嘛,你可知道这位公子是谁”说着一个瘦弱的公子,指了指被众人追星捧月围着的锦衣公子,一副盛气凌人的对着周成说“这位公子是左校令成公段,成公家的成公公子,要是能让我家成公公子高兴,保你升个一官半职”

“周某不认识什么成公公子”周成看也不看姓成公的公子,“也不想升什么一官半职,现在只想执行完任务,劳请让路”

成公公子一看周成居然不鸟自己,虽说自家父亲品级比不上大贵族们,但也好歹比你幢主大不知多少,而且在庭燎照明一事上,深受陛下喜爱,如今皇恩正盛,除了某些贵族、和各大门阀外。谁人不给自家父亲薄面,哪怕少府大人见到自家父亲都会嘘寒问暖,一个小小的幢主居然丝毫不给自己面子。

成公公子收起镶金坠玉的扇子,走来过来,拍了拍周成的肩膀,露出大白牙向着左右笑道“奇怪,何时一个小小的幢主居然如此不知尊卑了,你可知只要我打一下招呼,怕是你这小小幢主不保咯”

周围的公子哥听闻“哈哈”大笑,甚至有一个公子哥为了讨好成公子,伸手想把周成腰间的代表身份的羽毛旗帜给拿过来,结果刚伸过来手就周被成抓住。

“痛、痛,你放手”那名公子哥握住自己的手腕,满脸通红,吃痛的叫道

周成轻轻一松,那公子哥往后踉跄几步倒在地上,一脸愤狠的看着周成。

“你这匹夫不知好歹”看到周成丝毫不给自己面子,成公公子有些怒气说道“这位公子不过想要拿你一个东西,你却如此粗鲁,贱民果然就是贱民,不懂礼节。”

周成身后的士卒听到成公子这样辱骂自己的主将,瞬间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一股怒气涌了上路,作为队主的老吴更受不了,抓紧自己拳头,捏的“咯、咯”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