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蒲健

豳风欲休 流风的若古 2408 字 2个月前

驻扎的各路赵军随着赵王一声令下陆陆续续的起拔,各路大军都紧紧的衔咬着前面大军的尾巴,远远看去连绵不绝、蜿蜒前进,犹如一条的充满杀伐之气黑色巨蛇在向前盘行。美中不足的地方是一个不断在穿插的黑点游走在巨蛇身边,这样略微有些怪异。

“本是兵家重事,却让一帮贵公子胡乱骑马狂奔,简直胡闹”姚弋仲看着一群宗室、王公弟在军中如若无人之境的横穿竖插感到非常不满,说话这一瞬间就有士卒因躲闪摔得一踉跄,

“竖子”姚弋仲说罢便要策马过去。

姚弋仲作为羌族首领,在永嘉之乱之后先后追随刘曜、石勒。追随石勒的时候被封为西羌大都督。作为羌人,姚弋仲非常崇尚勇武,在石虎夺位之时认为这样不是勇武的表现就称病不来朝贺,后来石虎屡次相召才肯见面交谈,交谈中曾劝戒石虎,石虎却未曾怪罪反而看中姚弋仲有着为人诚恳实在一面,也因此被石虎封为冠军将军,时常带着姚弋仲征战各地。

“我的大冠军将军,何必和一群不懂事的小孩计较”麻秋看见急忙伸手拦住,生怕这暴躁的羌族大勇士干出些什么殴打宗室、王公子弟的事情来,麻秋自然得劝劝姚弋仲“再说,老哥可清楚此次征战为何如此多的贵公子”

听麻秋这样说,姚弋仲睁大眼睛宛如牛眼般大小,露出不屑的表情。谁都知道不就前陛下摧枯拉朽般解决了段辽,而燕并不比段辽强大多少,再加上此次是携带全胜之气,所有人都没把一个燕国放在眼中,也因此王公贵族也动起心思为自己的后辈捞取战功。

“不然”麻秋也猜想到姚弋仲心中所想,压抑了声调,悄然说道“看来老哥还是不怎么关注消息啊,我听说是自从那次朝中太史令赵揽的一番闹腾,陛下下朝后就去找了一趟大和尚,可是陛下回来后显得很生气,而且同意了某位王公大臣让自己家晚辈来侍奉陛下此次征战的建议”

“哦?”姚弋仲听闻此事涉及到大和尚,感到非常好奇问道“大和尚说了些什么会让陛下如此”

麻秋看到姚弋仲追问也来了兴趣,左右看了看,贴近姚弋仲耳朵说道“听闻大和尚和太史令赵揽意见一致,以陛下的脾气,从大和尚那儿回来就决定带上贵公子们一起征战。想证明给大和尚他们看,此次不仅会赢,而且再带着贵公子情况下还会是大获全胜”

听麻秋说的这些传闻,姚弋仲心中有些不安起来。如果连大和尚都这样说的话,那代表此次并不会一番丰顺啊,想到这里姚弋仲对这些公子哥的教训的想法顿时就没了。

麻秋看着脸色明显有些细微变化,连忙说道“传言、传言,老哥听听就罢,切莫外传”

“哼”姚弋仲冷冷的一哼,看也不看公子哥们拍马向前奔去。一副眼不见心不烦的样子

麻秋待到姚弋仲气冲冲的走后,耸了耸肩,也不管那帮贵公子,继续慢悠悠的驱赶着马。

“麻叔”

“蒲健啊?”麻秋回头看着从贵公子中策马跑来的英气少年,有些摸不到头脑的问道“不和公子哥们一起?来这找我有什么事吗”

蒲建语气乐呵呵的说道“瞧麻叔说的,没事就不能找您吗”

“别”麻秋显得一副头疼的说道,“没事不要找我,有事我也解决不了”

蒲健脸色稍微变红,对自己这些贵公子作为有些不好意思:“麻叔过谦了,邺城中谁人不识征东将军,又有何事是征东将军解决不了”

“你们这些公子的事我就解决不了”麻秋听的心中略感舒服,对着蒲健还是一脸正色说道,“不过是蒲公子的事的话,且说来听听,毕竟我与你父亲多年交情”

看着洋洋得意的麻秋,心中暗诽,你与谁家没有多年交情。蒲健表情还是一脸恭敬的说道“那是,麻叔那可是故教满天下,其实我想见识下军中各统领手下兵马,特别是麻叔的虎狼之师”

“你不是和其他公子一起在看吗”麻秋狐疑的说道

“哎,我们能有什么看的,胡闹而已”蒲健自己发现拍马屁竟越来越顺手,干脆一拍到底,于是一脸严肃的说道“只有和麻叔这般人物一起观看,才能有所得、有所悟”

“好”麻秋等蒲健话音刚落,拍着蒲健肩膀“不愧是青年才俊,居然都这样说了,你麻叔断然不可拒绝”

“蒲健你和麻将军说什么呢”一群贵公子中明显是领头的,对着蒲健喊道“快点,我们要走了”

“你们先去吧”蒲健对着领头的贵公子招了招手:“麻将军找我有事,等说完事情后我再找你们”

“那好吧,我们先走了”说罢领头的贵公子带领着大家策马离开

不是蒲健找自己的吗,什么时候变成自己找他了,麻秋看着脸皮稍厚的蒲健暗中感慨是我辈中人。

距离队主选拔已过去数日,最终绝大部分的队主都是王显带来的武士,剩下的一部分队主名额是申阀给的族卫,他们在看这情况不对,搞不好会全部淘汰,于是就一同围攻王显带来的武士,再加上绝多的武士去找周成、苏彦,因此在武士分散的情况下,族卫们也得到了一部分的队主名额。

“严牧”石闵扭了扭有些酸痛的拳头,瞥了一眼骑马跟着严牧的小厮:“你的随从挺厉害的,叫什么名字”

石闵在看到下面激烈的场面,也忍不住跳了下去不分人员的抡起拳头砸下去,但当时大家打红了眼,并没有什么顾忌,就和石闵打成一团,虽然和石闵对打的武士和族卫被撂倒,但石闵手也酸的不行。

“就是”周成顶着一个黑眼圈,恨恨的看着严牧身边的小厮说道“如此高手,应该早说嘛”

苏彦看着周成狂笑不已,就连王显脸上的刀疤都一动一动,明显在忍住不笑。

不过大家同样很好奇石闵问得问题,就在石闵跳下去和众人搏斗的时候,苏彦和王显打的有来有回。周成在解决了身边的武士后,一看大家都打的热火朝天,跟苏彦一起打王显好像不仗义,打石闵,周成又和打红眼的士兵不同,还很清醒,就只剩下台上的严牧了,于是周成三步并走的到了点将台,对着严牧纵身一跃,准备只拿严牧。

结果正当周成正在借助起跳的蓄力的时候,被严牧身边的小厮一脚从半空中踢落,周成甚至没反应过来或者说包括苏彦、王显都没有看到小厮怎么出脚的。周成就直直坠落下去,更糟糕的是周成落地后被一群武士围起,当周成从武士中再次出现时,左眼多了一个黑眼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