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万事具备

豳风欲休 流风的若古 2502 字 2个月前

石闵和周管家跟着侍从出了申府,石闵一翻身跨上俊马,从腰间取下半块玉佩抛给周管家,玉佩隐约间可以看到虹光萦绕,虽然只有半块玉佩,还是可以分辨出上面雕刻着一个冉字,“让王显带着人来军营集合”

周管家听闻一把接住玉佩“申阀不肯给我们足够的人马吗?”

“大部分队长都是我们的人,那申阀的人马不就变成我的人马了吗”,石闵坐在马上扭了扭脖子不冷不热说道

“全是申阀的人,我可不敢用”

“明白,卑职这便去传话给王显”说完,周管家翻身上马,对着石闵拱了拱手,挥鞭扬长而去

看着天空高高挂起的太阳,石闵用手遮了遮刺眼的阳光,双腿一蹬马肚,向着军营方向快马奔去。

邺宫,赵王刚在金华殿会见了君子营的谋士们,待到君子营的谋士一走,在谋士争吵中感到十分聒噪的赵王用手掏了掏耳朵。君子营自从在张宾在前一任大赵天王的支持下成立以来,每次在军事的调动中都承担着出谋划策的角色,可是自从张宾病亡后,君子营就少了一个能起到一锤定音的谋主,赵王承大位以来就觉得每一次这样的会见都聒噪无比。

正当赵王想着找个什么理由推脱君子营的群议时,一个身穿黑袍的消瘦男子从金华殿的偏门走进来,每一步都能踏在金华殿中光线较为黑暗的地方,就好像是习惯黑暗的影子一样,而周围的侍从看着一步步走来默默停在较为靠近赵王的一个角落的男子习以为常。

“闵儿去了哪一家?”赵王看也不看黑袍男子自顾自的说道

“申家”黑袍男子显的十分恭敬,言简意赅的说道“直接去的申家”

“哦?直接去申家?”赵王觉得有些好奇“亏朕特意准备引导一番”

“严家的那位去了小侯爷军营”黑袍男子看不到表情,只能从声音感到男子神情没有任何的波动“陛下,要动手嘛?”

“不急,等朕此次归来再动手,现在暂且定住他们”。也不知道是对严牧动手还是对阀门动手,赵王也没有点明。

“诺”黑袍男子语调平缓,说完慢慢退回黑暗深处,仿佛没有出现过一样。

石闵回到军营中把马儿交给侍从带下去安置,严牧带着小厮早已在帐中等待,帐中还有一个面生凶相,身才魁梧,一身戎装的男子,石闵进账时,严牧正在为戎装男子的杯子添水。

“麻大将军稀客啊”石闵走进账中,看着戎装男子。

“小侯爷可见外了”麻秋显得十分热情“昔日我与你的父亲并肩作战、共同杀敌,小侯爷要是不嫌弃叫我一声麻叔,我叫小侯爷一声永曾,如何?”

石闵对麻秋知道自己的字感到毫不意外

“甚好,不知麻叔此次前来,所为何事?”石闵跪坐下来,略微好奇的问道。

麻秋故作神秘的看着石闵,并不开口。

“都是自己人”石闵看着正准备起身的严牧摆了摆手,“麻叔但说无妨”

小厮对着盯着自己的麻秋点了点头,略微一笑,躬身退出账外。看着小厮退出账外,麻秋也不不好多说什么。

“沙华的为人我自然也是信的过,毕竟我与严中常侍也是旧交,眼看时日快到,不知永曾的人马是否点齐”麻秋一脸我和大家都很熟的样子,稍微压低了声音“陛下的意思是邺城的那几家”

“哦?”石闵故意一脸茫然“还请麻叔直言啊”

麻秋听到石闵的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语调瓮声瓮气说道“邺城还有力能这有哪几家”

“若是那几大阀门的话,我刚从申阀回来,并且两千人马随后就到”,听到石闵说到两千人马,一直静静听石闵和麻秋谈话的严牧抬了抬头。

麻秋一脸惊讶,随后“哈哈”大笑“好,是麻叔小看了你们年轻人”既然你的事解决,麻叔营中还有事,那就不打扰你们了”

石闵和严牧一同随麻秋站起来,送麻秋至营门处,待到麻秋离去。两位正欲转身回去,背后传来“踢踏踢踏”的脚步声,明显是人数不少的群体在奔跑,其中领头的两个男子招手呼到“小侯爷留步”

“时间刚刚好”石闵停下脚步回到看着狂奔而来的一群,瞬间到了跟前的身披盔甲的申阀族卫。

两个领头中较为年长男子向前一步对着石闵和严牧躬身“在下苏彦这位是周成”指了指另一个领头的男子,男子同样出列“奉申老之命特来报道”。

“好,很好”石闵看着苏彦、周成和他们身后整齐战列的族卫点了点头,虽然只是些接受过普通训练的流民,但起码有着基本的纪律,“苏彦、周成听命,本将军封你们为幢主,且带诸位勇士前往校场”

苏彦、周成单膝跪地“诺”,自有侍从前头带路。

一军之营的校场容纳两千来人绰绰有余,士兵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闲聊着什么。周成狐疑的对着同样单膝跪坐着苏彦问道“苏大哥,不知道将军叫我们来校场干什么,也有一会儿了,也不见来训话,把我们晾在这,莫非是要给我们一个下马威?”

苏彦也摸不着头脑摊摊手“我也不清楚,现在我们在别人手下办事,听吩咐就行了”

正在苏彦、周成闲聊着的时候,石闵和严被脸上一道横贯的刀疤略显的狰狞的中年男子带着几百一身血腥味十足的武士拱卫踏步而来。苏彦、周成瞬间被血腥味打断了闲聊,“都是战场活下的老兵”苏彦拉着周成起身低声说道。

“诸位,我知道大家原本都是流民,为了一口饭吃后来到了申阀做了族卫,但是现在开始你们不在是申阀的族卫,而是我石闵的部下”石闵走上点将台上看着慢慢聚拢议论纷纷的士兵,抬手压了压,略显不满“但是我对你们的纪律很不满”

“来了,下马威”周成在底下悄悄的对苏彦说。苏彦对着周成给了一个禁声的眼神。

“因此我打算重选十五个队主”石闵看着下面一片哗然的士兵,指着他们说道“弱者是没有资格当队主,只有最后还能站着地十五个人才能当队主,队主有资格任命你们的什长、伍长”说着让武士收集了士兵的武器,等武士一收集完兵器,“咚”“咚”“咚”,能激起人体内血性的战鼓随着石闵抽出腰间的剑一同响起,“开始吧,我的未来队主们”说完,石闵轻轻抛弃手中佩剑。

“该不会是让他们跟这群家伙争吧”周成看着刀疤男带来早已卸下武器武士,随着佩剑插入地里发出一声声怒吼径直冲了过来。

“恐怕不是他们和这群家伙争”苏彦一拳打倒冲向自己的武士,脱下盔甲撕裂上衣,露出纵横交错刀痕的上身“周老弟,看来我们的将军要试验我们是否有资格当他的幢主呢”说完握拳一路向着将台底下的刀疤男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