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申阀

豳风欲休 流风的若古 2025 字 2个月前

士族起源先秦,两汉初显,到了魏晋时期,出现了最为强大的士族,他们经过几代的经营,土地和经济都掌握在这些士族的手中。甚至于当朝政权不得不寻求他们的合作,朝中过半都是自家的士族子弟,他们也慢慢的被叫做门阀。哪怕是现在如日中天的大赵为了巩固政权也不得不和现门阀合作,周管家和石闵骑着高头大马一边不急不慢的前行在“戚里”,一边在为石闵介绍着门阀大体的起源。

“这么说门阀岂不是在朝中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石闵轻轻勒了勒马,让本来加快脚步的马儿再次放缓了下来。

周管家同样勒了勒马,让自己稍稍落后石闵“在与陛下的利益不冲突下,可以这么说”。

“要是冲突的情况下呢?”石闵兴致盎然的问道

周管家看着若有所思的石闵,轻轻叹了一口气。门阀和皇室之间一直会有一个平衡来保证二者利益的共存,这个平衡那是那么容易打破的。若是那么容易打破,现如今的那几家门阀也不会还存于世,亦或者是大赵能否保证现今的完整。唯一的可能就是门阀之间的相互争斗、门阀与世家的争斗,毕竟资源就这么多,一个世家也想成为大门阀,那么就必须从现有的门阀地手中夺取机会,就像是严阀一样。

“老周你可想多了”石闵发现周管家突然沉默下来,回头看了看,知道周管家老是怀有做事必有目的的眼光,自得好生宽慰“我可不想傻乎乎和门阀为敌呢,说着说着已经到了”

此时浮现在石闵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紫金鎏瓦府邸,一眼望去,府邸的白灰的院墙如同河流一般延伸到远方,好像看不到尽头,大大的“申府”悬挂在气派的大门上,门口两个绝非凡品的石麒麟又衬托的大门庄严无比。

“不知道二位大人寻府上何人,可有拜帖”门口侍从武士向石闵和周管家摸着腰间佩刀问道

石闵暗中点头,果然不愧是门阀护卫,连侍从武士也不似寻常府邸般盛气凌人,石闵也十分客气说道“西华侯之子特来拜访申老爷子,还请阁下通报一声”

“麻烦稍等”侍从拱了拱手,径直走向府内

片刻之后,石闵和周管家跟随着侍从穿行在布局迂回复杂的申府。如果没人带领,自己偷跑进来一定找不到南北,石闵目光环绕着府内四周。跟着侍从走了一炷香,走到了府中用精心雕有花纹的石头围起来的大湖,湖中央有一个小亭,有一个与寻常王公上身穿大袖衣、下身穿着肥腿裤不同,一身白色儒袍的老者在垂钓,白发被有些许泛白的竖冠束起,显得非常醒目。

侍从站在亭外做出请的姿势,石闵对着侍从略微点头大步走向湖中小亭,周管家很自觉的站在亭外等待。

“申老,好雅兴”石闵人尚未走进小亭,爽朗的声音就在亭中扩散。眼看准备上钩的鱼儿褒一下被惊的四周游开,清澈的湖水泛起涟漪,衣博带的老者“哎呀”一声露出什么可惜的表情,喃喃道“年轻人总是毛毛躁躁的”

“申老,何必可惜了,跑掉了几条小鱼而已”石闵站在老者后面,挑了挑眉尖“晚辈这次可带来几条大鱼,不知申老有没有兴趣放下鱼饵”

申老提起竹竿,重新换好了鱼饵,意味深长的说道“那要看看那鱼值不值得放下鱼饵了”,说完再次把鱼饵抛在湖中。

“听闻其他三阀弟子在军中对贵阀多有排挤,以至于贵阀现在军中也毫无建树”石闵轻声笑了笑,语调铿锵有力“而小子我,却可以帮贵阀一把”

“小侯爷所言不虚,但不知道小侯爷要如何做呢”申老感到些许好笑,就连自己其他阀门也不给面子,何况是一黄毛小孩“莫不是小侯爷能左右军中诸位统领,可莫要来消遣老朽”

“陛下一日之前封我为游击将军,而我是可以决定军中所有军职”石闵凝视着脸上带有惊讶一闪的申老。赵王与石闵的交谈在齐斗楼,除了赵王和石闵,谈话内容无人知晓,再加上军中职务极少由将领亲自任命,一般由军中诸位统领写好人选呈上军部由赵王和君子营的人商定,正因为这样申阀的人屡次被排挤,听到石闵的话也难关会略显惊讶。

“条件呢”

“我需要贵阀提供至少提供两千族卫给我当兵源”石闵不急不慢的说道

“额?”申老拿着竹竿的手抖了一下,随后很快恢复平稳,看着湖水发起呆来,不久申老回过神“区区幢主可还没在老朽眼中”

“幢主虽小,申老要知道这只是起步”石闵轻微的摇了摇头,“就相当于游击将军只是我的起步一样,我必定封侯拜将,而且我不会像某些人派他们专程送死”

“果然是英雄少年,好一个封侯拜将”申老“呵呵”一笑,抬了抬竹竿“两个,小侯爷答应的话,人再小侯爷回到军营就到”申老瞥了一眼石闵,看到石闵还想说什么“小侯爷想必也知道其中风险,就不必讨价还价了”

“既然申老如此爽快,我也不过多说什么了,那么小子便回营恭候申老的消息,告辞”石闵行了一礼告退。

“小侯爷慢走,老朽鱼还未钓完,恕老朽不便远送”,申老一动不动的回了一句。

等到石闵和周管家跟着侍从离开小亭消失在眼中,申老拉起竹竿,看着一条肥硕的鱼儿正咬住鱼钩挣扎,溅起朵朵的水花,或许是拉的太急,鱼儿一下挣脱鱼钩回到水里,申老看着逃跑的鱼自言自语“鱼上钩了,不知陛下准备好留下这鱼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