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石闵

豳风欲休 流风的若古 2302 字 2个月前

齐斗楼,邺城北半部宫殿区最为显眼也是全城的制高点,站在齐斗楼可以总览整个邺城的一切景像,寻常的王公贵族也是难于登上此楼。赵王站在齐斗楼上观望着下面整个邺城,一股虎吞天下的气势由油然而生。

“棘奴,听闻你这次也想一起去”赵王没有一丝要回头的意思,眼神还是眺望,仿佛思绪被那远方的风景牵扯。

“棘奴想为陛下分忧”

赵王猛地一转身看着身后神情颇为激扬的少年“嗯,好,不愧是瞻儿的儿子”

石闵行礼单膝而跪高声说道“棘奴想如父亲一般驰骋疆场,望陛下助棘奴一臂之力”

“好、好、好”赵王连说三个好,显得心情十分愉,伸手指向楼外的远方,“棘奴,你来看看,看到了什么”

石闵起身顺着赵王指的方向看去,整个邺宫、甚至是整个邺城都在石闵眼中都显得十分的渺小。一股势不可挡的感觉慢慢的从石闵身上由内而外散发而出,虽然没有赵王虎吞天下那种磅礴气势,但是也是让人难以忽略。

赵王感到石闵身上那股气势后皱眉了皱眉,感觉太过于锐利,缺少一种大气。但想到石闵还年少,便又点了点,头

“朕封你为游击将军,去点好你的人马,三日后就随朕一起出发”赵王拍了拍愣住的石闵,再次嘱咐“记住只有三日”

石闵被拍到心中稍稍一惊,在听到赵王的话后,十分欣喜的跪下,难以掩饰心中高兴“谢陛下,棘奴必定不负陛下所望”

“该死的石逢,偏偏在陛下的龙腾中郎招募时候拖住少爷,现在出来都没用了”在快出戚里的边缘,一对主仆默默的前行,小厮似乎忍不住一脸愤愤不平的抱怨了一句,走在前面的少年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咬住牙说“还有机会”,小厮表情一滞似乎想到什么“只能这样了”。

严牧深深吸了一口气,径直向着军营走去。石逢是汝阴王石琨的嫡长子,严牧的爷爷是曾权倾朝野的中常侍严震,但最终难逃政变身亡。虽然作为汝阴王的姻亲,事后一直被监视在汝阴王府,府中的石逢不知吃错什么药总和严牧不对付。

石闵的坐在主账中,慢慢用手轻扣桌子。营帐被掀开,管家老周匆匆走进来“小侯爷,这不好办啊,陛下封你为游击将军,但又在募兵已过让你自己点兵,这......”老周顿了顿“目前府里的护卫也只够一部分,人数还远远达不到,恐怕小侯爷点齐人数有些难度啊”

石闵轻轻点了点头,就不知道是陛下有什么特别用意还是一时忘记,虽说口头上封自己为游击将军,可毕竟没有旁人在场,也没有旨意下来,派遣监军下来。君无戏言就杜绝了哄骗自己的可能,而自己也不可能绝对募兵,这不异于造反,当然也可以再去陛下那从旁提醒下,不过这样也显得自己太无能了。对石闵来言这很明显是一个令人心惊肉跳的考验。

“小侯爷,外面有两个人说是要来参军”账外侍从走进来行礼说道。

石闵和周管家都楞了一下。

“让他们进来”石闵摆摆手,侍从“诺”一声退出账外

难道是自己想错了,石闵疑惑看了看周管家“老周,你怎么看,是陛下派来的人吗”

“这个难说,还是要先等下见到他们才好判断”周管家同样带有疑惑的回答道

“小侯爷,人到了”侍从带着人在账外喊道。

“进来”

侍从伸手做出请的姿势,对着严牧和小厮说道“二位请”

严牧整理了一下衣服,掀开账门走了进去。

石闵盯着走进来的两个人,带头的人除了脸色苍白了些,穿着也和普通的公子哥无异,后面的更加明显只是公子哥的小厮。跟赵王派来的人完全搭不上边,根本不可能是赵王派来的人。

“不知二位来此有何贵干”石闵不冷不热的问道。

“自然是来军中助小侯爷一臂之力”严牧神情淡定,一脸肯定的回答

“哦?助我一臂之力吗?但是我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石闵冷笑到,“我可不是什么候爷”

严牧紧紧盯着石闵说道“我们来到这边,远远的就听到了各位将军的军营中早已有操练得声音了,当然小侯爷的军营例外,而且刚才侍从带领我们的过程中也看到西华侯你的军中将士颇少”,严牧看着石闵听到“西华侯“”微变的表情,心中放松不少,不急不慢接着说道“想必你就是是西华侯府的小侯爷,刚才侍从叫你小侯爷,账外有这主旗一个闵字,众多侯爷中带有闵字不多,而你又说自己不是侯爷,想必还未继承侯位,这样的只有西华侯府了”

“厉害,看来公子是位心思缜密之人,邺城这般人物我都见过,不知公子贵姓”石闵拍了拍受,好奇的问道。

“小侯爷过奖,在下严牧”

“中常侍严震是你什么人”周管家一直关注着严牧身后小厮眼神收回,上下打量着严牧问道

“正是严某的祖父”严牧本来放松的脸色开始有些紧绷

“方才听闻二位要来参军,不知?”正在周管家此时有些尴尬正欲说什么时石闵先行打断,毕竟关于严震的事情还是不说为妙。

“因为某些原因,我等错过了龙腾中郎选拔”严牧稍稍欠身行礼“而严某参军心切,所以劳烦小侯爷”

“无妨,其实正如你所见,军中正是用人之际”看着严牧过多没有受严震这两个字影响,石闵顺着严牧的话说下去,“不过公子从戚里赶来,应该也累了,不如先休息一番,随后我们再详谈”说着便呼唤侍从带人下去休息,严牧听这话意,立即便知晓石闵和刚才说话之人有话要说,便带着小厮告退一声和侍从下去了。

“不简单”等到严牧二人下去,石闵轻扣桌子对着周管家说道。

“的确不简单,就连小厮也不简单”周管家微微想了一下,“那小厮的手很干净,干净的不寻常,这么干净的手要么是女子要么是杀手”

“能活这么久能简单吗,邺城里可有人不想有什么后患呢”

“那的话”

“不急,正好看看他们对这事有什么见解,如果和邺城的那些酒囊饭袋公子哥,到时候再通知他们也不迟”石闵眼中寒光一闪,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