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虎贲初建 3

豳风欲休 流风的若古 2627 字 2个月前

本应如洁白的宣纸的天空,此刻就像是被一个顽童打翻了砚台,浓稠的砚磨一下被倾倒出来慢慢渲染着洁白的“宣纸”,悄然间,整个洁白的天空,被“浓墨”渡上了深邃的黑色。

“小侯爷可在帐内?”在石闵从王帐回来回到营帐中不久,严牧众人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赶来询问守住帐门口的武士,夜虽深,但是“夜人”却未敢眠。此次的谋会商议的也往时大不相同,且毫无消息传出,旁人自然甚是好奇,于是乎在石闵回到营帐,周成、苏彦和王显都有些坐不住了,拉着严牧就过来询问结果了。

“回严公子,军主确实已回”

“进来吧”就在侍从在大家充满希冀的眼光中恭敬的回答严牧的问题时候,账内传来石闵的声音。示意大家进去。

帐篷内部及其的简陋,整个帐内有一副盔甲和两把武器别无它物。

以盔甲与金属为主,兽皮为辅做的平巾帻,紫衫,大口裤,金装两裆甲完全不同。这种铠甲胸前、背后大型圆形金属甲板的盔甲,圆形金属甲板打磨的十分光滑,在烛光照射下反射出明晃晃的黄光;头盔也显得格外的不同,中脊起棱,额前伸出突角,两侧有护耳,护耳上又有一层突起的护,此铠甲名“明光铠”,“明光铠”和马铠、槊同一同被赵王亲己监管,专门为战争自魏朝后再次打造的凶器,寻常人自然是难以的到。

在铠甲旁边还摆放这一个矛和戟,矛是两顿都有刃的双刃矛,和一把似矛但是刃下有铁,横上方有着钩曲的钩戟。这两样兵器随便一样都不像刀剑上手那么容易,都要有极厚的功底才能顺手,何况是同时两样。

就在众人被石闵的兵器和盔甲吸引,心中无比佩服的感慨的时候,突然有人传来“嘶”的一口冷吸声,一下把其他人的目光牵引会去。

只见石闵脱开了贴身的内衣,肩膀有一个被用力抓出来的一个手印,红红的宛如就是一个血手印一般,石闵并不在意,拿起面前的酒小酌了一口,看着吸气的蒲健“你怎么在这?”

王显是老西华侯的部下,本来凭借军功也是可以成为领军将军,但是凭借着对老西华侯的忠诚,在老西华侯战死后,毅甘愿成为西华府的府兵统领,也因此是这群人中最为关系石闵的人,于是王显率先打断正欲开口的蒲健,向前一步,一脸焦急的问道“小侯爷,怎么回事,这手印?”

“是啊,是啊,小侯爷你这个……”蒲健抓住王显说完话的机会,看起来同样一脸关心的问道。

严牧和周成、苏彦虽然都没没说话,但是从他们眼神也看出关系的意思。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石闵并没有回答王显和其他人的听闻,依然看着蒲健,提着酒壶摇了摇。

“额”蒲健看着眼睛明亮,没有一点醉意的石闵,有些悻悻的说道“不是看小侯爷英明神武嘛,想到小侯爷手下谋差事吗”

石闵回头看了看严牧,严牧在蒲健和自己下棋的时候,就知道蒲健除了看好石闵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蒲洪有四子,其中蒲洪的大儿子蒲梁、次子蒲阳早已在军中任职,并且为了族长继承人之位正闹的火热,四子蒲雄尚未成年,老三蒲健如今成年,自然就成为少族长之一。蒲洪的军中早已蒲健的两位兄长分好阵营,蒲健要如何中途插入?反而另寻谋路市一个更好的办法。

严牧知道石闵虽然不清楚但是也感到到不简单,所以在面对着石闵投过了询问的眼神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石闵看着对自己点头的严牧,心中暗自权衡了一下,自己正是要造势的时候,多一个大族贵公子或许在往后会对自己有帮助,石闵想到这,不由得点了点头,把手中的酒扔给蒲建“欢迎加入”

“这点酒,我们这有这么多人恐怕不够吧”蒲建稳稳的接住酒壶,环向众人说道。

王显见石闵并没有说明情况,蒲建还想让大家一起海喝一顿,有些恼火,“蒲建,没看到我家小侯爷的情况吗,谁还有心思喝酒?”

“王将军不必恼火,相信你也看出这手印并未伤及筋骨,只是用力压迫形成”严牧按了按略显激动的王显,“再说,小侯爷都小酌起来,想必给我们带来好消息”

听到严牧的话,王显看着石闵,因为自己太激动忽略掉石闵那微小的喜悦,反而在平静起来的一下就捕捉到了。

看着注视自己的王显,石闵微微一笑“没错,王叔不必担心,比起得到的,这些不算什么,其实在今天陛下有意在我们几个人的军中选重骑兵的人选”,说着石闵刻意控制的兴奋,变得显现起来。随着石闵的话,大家的注意力一下聚集在石闵身上,石闵看大家胃口吊得差不多了,也不再说过多的废话,直接公布“正如你们所想,我们最终得到了这个机会”

“我们?重骑兵?”众人听到石闵的话,都有些没反应过来。在大赵,轻骑兵易建,重骑兵难求,没想到现如今落到自家头上。但是王显听到眉头并没有松开了多少,虽然石闵不说但是从他肩膀的手印看出来其中过程没有简单。

“陛下说,要组建多少的重骑兵人马”蒲健兴奋的问道,看来自己没有选错,这起点不仅仅是不错那么简单。

“没说”

“我想应该是刚好是我们的人数”石闵话音刚落,严牧就接着石闵的话,“莫问...”严牧点到即止,说道这两个字随即闭口不语。

石闵、蒲健听到严牧的话,都露出略有所思的神情,王显跟随西华侯许久自然是听过‘莫问’的名头,但是了解不深,只是知道这是一个情报机构,到也没有过多在意。

苏彦和周成有些不淡定了,他们不是因为听到“莫问”惊讶,对于不是门阀核心的他们来说,压根就没听过石闵“莫问”,还以为是严牧叫他们不要追问什么呢。他们两个不淡定是,严牧的意思就是他们可以成为重骑兵的一员,杀伐重器,这是多少将士的目标。

蒲健一下搂住有些不淡定的两个人,用力摇了摇,看着王显“这下,我们应该和酒庆祝庆祝了吧”

“军中禁止喝酒”王显虽然没有那么的恼火蒲健了,可是还记得军中严令的,还是呛了一下蒲健

“无妨,小酌几杯,不碍事的,喝完就要好生准备,等陛下把马铠和战马送到,就可以熟悉了”

“对、对、对”周成马上附和到石闵的话,周成许久没喝酒了,不说还好,一说周成就觉得嘴十分的馋。苏彦虽然没说,但也没反对。

“王将军放心,没事的”严牧虽然不喝酒,但是也不扫大家的兴,“我去拿一坛酒”顿了顿,重复了一句“一坛”

“对,就一坛”说着蒲健摸了摸自己鼻子推着严牧就往帐外走。

王显见大家这般,要是再阻止好像就要犯了众怒了一样,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

帐外繁星点点,一队一队的士卒来回的巡视,小厮不远处静静的靠着马儿。“小厮,一起去拿酒”蒲健推着严牧对着小厮喊道,对于自来熟的蒲健,没有人他不认识的。

“好、好,来了”小厮一挺身,紧跟着严牧和蒲健。刚跟着严牧、蒲健走出几步,小厮突然回头看向后面几个光线最为暗淡的帐篷中的一个,对着四周空无一人的帐篷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