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虎贲初建 2

豳风欲休 流风的若古 2114 字 2个月前

随着麻秋得话一出,虽然没有达到满帐哗然的程度,但是也让大家十分惊讶。只要能到这里的人或多或少的都自己的渠道,能够对每位军主都会掌握一定的信息,来对其进行了解。

此次是要选一个重装骑兵主将,在众人的了解中石闵军伍初建,编制都还未完善,人马仅仅就只有几千士卒,不说重骑兵,就连轻骑兵都尚未拥有,这就意味着石闵军中的士卒毫无马上经验,难以快速的打造合格的重骑兵。相对于其他的几位军主来比,他们比石闵更加具有优势。

首先在人马基数上不仅较大,而且他们都有不少轻骑兵,这就意味着他们拥有合格的骑士,这样就有重装骑兵组建的基础,只要轻骑兵的骑士得到具装马铠,稍微适应一下就能有一定建成战斗力的重骑兵。

这也就导致了,在刘群提出一连串的计划中,骑兵奔袭一环中,大家都下意识的把石闵排除在外。并且石闵自己也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人情况,本来就是打算跟着大军逐步推进来慢慢填充自己的队伍,也压根没打算去争这块大肥肉。只是没想到被麻秋这一这说,大家的目光都被牵扯在石闵身上。

“石小将军倒是不错的人选”郭太是第一个反应过来,并且最快回应,深知赵王多疑的心性,绝对是把这个重要的职位交给外族,知道自己没希望,还不如送个顺水人情,“臣同意麻将军提议”

蒲洪和姚弋仲稍晚的反应过来,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发现这是一个不错的注意,既然赵王没那么容易相信外人,但是把重骑兵的组建权给羯族的尔朱骨的话,自己是不愿意,石闵虽然不是羯族但是同样的不是外人,反而是赵王亲近子人,这就十分符合赵王用人标准,只要不是尔朱骨,谁当不是当呢,于是两人都附议。

尔朱骨听到他们的话显得脸色变得非常怪异起来,现在反而怒气全无,只剩有些莫名其妙和无奈感,完全不知道麻秋这家伙到底是那一边的呢?说是站在郭太、蒲洪一边,又没见麻秋和他们一样反对自己,是自己这边呢,又没有看自己眼色来助一臂之力。随后看着没有拒绝的石闵,叫自己放弃这个机会,尔朱骨是十个的不愿意,眼珠一转,意有所指的说“陛下,臣想如此重任,要有与之相配的能力,就是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能否担此重任……”

赵王本来属意尔朱骨,但是出乎意料会有这么多人,这就不得不让赵王重新考虑了,本来麻秋是个不错的选择,却没想到麻秋居然走神了。

说道石闵,赵王开始是没有想到的,现在被麻秋提起,赵王想起石闵的父亲本身就是马上打下的战功,作为他的儿子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正在思量的赵王被尔朱骨的话打断,有了自己的思量,赵王”嗯“了一声”给年轻人一个机会嘛“

尔朱骨双手十指交叉,用力的往前面撑了撑,顿时手指因挤压的力度“咔咔”作响,尔朱骨踱步走到石闵面前,手扶在石闵肩上拍了拍,贴近石闵小声的说“年轻人,权力这种东西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得到的”,说着猛的一用力,如鹰爪一般,狠狠的钳住石闵的肩膀。

石闵虽然有些吃痛,但是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知道这是尔朱骨想让自己的一种示威,想让自己出丑,从而主动放弃,同时赵王和其他人并未阻止,也看他们在看自己然后应对。在感到尔朱骨越发的用力来逼迫自己,石闵可不是一个吃亏的人,特别是在这方面。

正在尔朱骨想再次加大力度时候,突然被一直孔武有力的手抓主,挡住了自己的攻势。石闵抓住尔朱骨的手腕,同样毫不示弱的施力,不一会儿,尔朱骨的手变得有些发白,然而尔朱骨同样是没有任何表情,两个人变得僵持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石闵的额头上出现了些许的虚汗,尔朱骨的手变得颤抖起来,石闵和尔朱骨感觉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过得十分漫长,可在众人看来就是那么一会儿的事。

“太行王,还好吗”石闵对着额头上由些许的虚汗变得清晰可见毫不在意,对着手变得异常苍白,甚至连抖动都不受自己控制的尔朱骨“关心”的问道,明显尔朱骨比自己更加吃了,石闵乘胜追击的回敬尔朱骨“年轻人看来没有太行王想的那么弱呢。”

“好”尔朱骨听到石闵的话,发白的嘴唇上下动了动,一下的放开了石闵的肩膀,尔朱骨的手在离开肩膀同时抓住他自己手腕的手也松开了,尔朱骨把颤抖的手背在身后,彤红的手腕和发白的关节形成鲜明的对比,“果然是青年才俊”

“难得,就连我们的太行王都会对他人称赞”赵王看着说完就毫不停留就回到座位的尔朱骨带,赵王没有想到居然是尔朱骨先退却,有打趣的说道,然后看看两边,在见到尔朱骨都落下风,各自思量的众人“看来棘奴是该当此重任了,诸位还有什么异议的”

此时,明眼人都看出来,着主将非石闵莫属了,自然不会自讨无趣,再说大家本意就是不要尔朱骨得到此次的重骑兵的主将之位,在目的达成了,自然齐声称“诺”

石闵虽然成功的在和尔朱骨交手中占了上风,但是尔朱骨毕竟也不是吃素的,自己也没有表面看起来轻松,但是能的到这意外之的肥肉还是感到欣喜的谢恩。

“好,既然如此,你就先行回营,装备会马上送到,你要好生准备,叫你的人好好熟悉,按照计划你就带人出发”赵王沉吟了一下,毋庸置疑说道“记住,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诺,臣一定完成任务,否则自愿接受军法”石闵领命,并且下了军令状,毕竟这是自己第一的征战,石闵深深的看着一脸阴沉的尔朱骨,而且自己一旦失败,恐怕尔朱骨会是第一个落井下石的,这是完全不容失败啊,无论自己愿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