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虎贲初建 1

豳风欲休 流风的若古 2356 字 2个月前

跪坐在刘群旁边的卢谌眨眨眼,摸了摸自己蓄的胡子,卢谌自己好老庄之学,对修身养气都有专研,也因此对一个人的气息比平常人都要敏感,再加上尔朱骨本身就煞气极甚,来自尔朱骨呼吸之间不平稳的凶煞气息对于卢谌来说更加直观。

卢谌来回打量着着刘群和尔朱骨,刘群好像什么都没感觉到,还慢条斯理的整理着因跪坐久显得有些皱的衣角,和猴子一样不断抓耳挠腮的尔朱骨,不知为何感到滑稽的很。

“你”尔朱骨觉察到卢谌在打量自己,心中愈加的烦躁,此时卢谌的举动无意给了尔朱骨一个宣泄的借口,“在看什么”。

卢谌微微颔首一笑,本想这样来掩饰一下自己的尴尬,但是这个很平常用在化解尴尬的做法,在平常就是飞扬跋扈的邺城野蛮贵族尔朱骨眼中却变成了一种挑衅。

尔朱骨想着在邺城哪次不是自己嘲笑别人,何曾试过被别人嘲笑,对于崇尚野蛮的尔朱骨自然不清楚,笑也是有时在配合上微表情或动作是不同含义的。虎钳般的大手随着尔朱骨一起一伏的呼气紧紧捏着案腿,慢慢用力,手上青筋浮现,五根手指的指印在案腿清晰可见。

正当整个王帐的气氛快要压抑到顶点,尔朱骨打算来点实际行动的时候,赵王突然睡醒到来,把他准备宣泄的那股气硬生生憋了回去,尔朱骨感觉有了内伤的咳嗽了起来。

就在众位大臣在向赵王行礼的同时,赵王看着莫名咳嗽的尔朱骨感到了气氛有些不对,大惑不解问道“太行候身体可有什么不适?”

“太行王,脾火太盛”蒲洪挤眉弄眼的回答,“上火了”

早在尔朱骨向卢谌发问的时候,众人的目光早就在他们身上。

明明那么多人,为什么没有人阻止,众人首先以自己的利益为核心不假,但是在影响不大的情况下,对于这些矛盾,大家都是乐于卖个人情,出面劝和,但是此次例外。首先尔朱骨作为当权羯族的贵族,对于其他族氏一向看不起,甚至恶言相向,除了同是羯族的人,其他的人都被尔朱骨得罪了一遍,其次卢谌原是段辽的臣子,在没有弄清卢谌在赵王心中的价值情况下,最重要的是同为羯族的麻秋一沉一沉的明显睡着了,石闵初来乍到也只能先行观望,这就导致了没人帮村任何一方。

作为如今几个大族氏之一的氐族,更是没少被尔朱氏的人冷嘲热讽,眼见有这么一个落井下石的机会,蒲健不介意补上一刀。

赵王看着四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众人,再加上蒲洪的冷嘲热讽,自然知道必有龌蹉之处。虽然赵王是羯族的主上,但赵王更是大赵诸族的主上。因此出于不想过多的涉及他们的争斗,赵王略过因为蒲洪的讥笑正欲反击导致自己咳嗽的涨红脸的尔朱骨,看向刘群,淡淡的开口“公度,差不多开始了吧”

“已然开始,陛下可下令了”

“好”赵王大手一挥,一股微风随着袖摆凭空掀起,俯身瞥见众位军主“谁去”

“陛下,臣愿为陛下效劳”尔朱骨脸上应咳嗽过度的红晕尚未退就赶紧禀报,主要是他觉得今天实在是太憋屈了,不仅三番五次被他人挑动肝火,还生生被被陛下把火给压了回去,只能厮杀一番来释放愤怒,并且...........

再加上此次奔袭是率领骑兵,不要看诸位军主都是万人统帅,可那都是步卒为主,轻骑兵为辅,重骑兵少之又少,只有赵王的禁军才是重轻骑兵为主,而且用于装备重骑兵的战马的“马铠和骑兵所用的近战武器长刃长柄的矛“槊”都是独立于九卿管理之外”,由赵王亲自管理,胆敢有人私自打造形同谋反,唯一由少府监制的只有骑兵所穿的钢片编成短袖套衫“筩袖铠”,但是就算能得到筩袖铠,没有马铠和槊,完全就只是鸡肋。

此次机会难得,赵军的重骑兵和水军现如今都驻扎辽西震慑着段辽,加上此次来的有些紧凑,只跟来的千骑,但是这千骑都是保卫赵王安危的,也就只能用带来的军备中的具装马铠来装备新的重骑兵,人选也自然是军主的各部曲了,这就是诸位军主的一次机会。想到这里,蒲健、姚弋仲和郭太都不由冷冷一笑,这尔朱骨虽然飞扬跋扈但是在这方面到时是会算。

“陛下,臣等认为不妥”郭太和蒲洪齐声道,他们两个与尔朱骨关系最不佳,可不想看到尔朱骨的军中势力变得更强大。

“臣也认为,太行王肝火太甚,恐不能长期奔波”姚弋仲作为羌族人同样是不希望尔朱骨这样的人拿到骑兵权的。

尔朱骨看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的赵王,心中暗叫不好,本来同为羯族,赵王很大程度会倾向自己的,可一下有三个军中反对,这不得不让陛下重新考虑了。尔朱骨赶紧给麻秋打眼色,意图让麻秋为自己增加份量,至于石闵一个几千人的军主,能有什么用,尔朱骨完全没有考虑,对面的谋士跟不用想,他们只是出谋划策,何曾能左右军中兵权争夺。

“麻秋?”赵王果不其然没有问谋士的意见而是看向除了石闵唯一没有发言的麻秋,赵王本来也是打算给尔朱骨当这此次奔袭的主将的,毕竟同为羯族贵族更加的让人放心,但是多个军主的意见也不得不重视。不过既然他们对尔朱骨不同意,那同为羯族的麻秋也不是不可以,赵王心中细想。

“啊”麻秋本来还在回味睡梦,突然被赵王点名,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擦了擦额头的虚汗“不知陛下唤臣,有何吩咐”

赵王一看麻秋睡梦初醒,心中不知道是笑好还是怒好,但是想到麻秋除了喜欢吹嘘和有时莫名神游外并没有什么大问题,赵王虽然没有追究麻秋,但是也没有打算让他当此次奔袭主将了,假装不悦问道“朕问你,对于此次奔袭的人选,你有什么人选”

“回禀陛下,自然是...”麻秋正准备说是自己,但是突然被坐旁边的尔朱骨用手捅了捅,麻秋侧头看了一下,发现情况不对,怎么大家的眼神都不对,麻秋自己在赵王来了之后,行完礼,有变得迷迷糊糊的,也没不知道什么清楚,就更加不懂尔朱骨焦作的眼神和蒲洪、郭太和姚弋仲意味深长的眼神。

当看到没有任何情绪的眼神只是单纯看自己的石闵,莫非是陛下有意让石闵来当此次的主将。对,石闵是陛下的孙子,再加上是亲点的,肯定是他了,越想越觉得是的麻秋赶紧改口“自然是游击将军石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