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君子营

豳风欲休 流风的若古 2284 字 2个月前

随着各位将军、谋士人员到齐。并且全部臀部放于脚踝,上身挺直,双手规矩的放于膝上,身体气质端庄,目不斜视的跪坐在两边。都显出了作为一个军主和谋士该有的仪态。当诸位都跪坐好,自然的没有了脚步声、掀开帐篷的摩擦声,整个帐篷内都显得静悄悄的,呼吸声、侍女摇扇子的风声清晰可闻。

“都到齐了?”赵王单手撑着下巴,睁开一只眼睛看看端正跪坐的众位大臣,带有懒意地问道“既然都来了,那开始吧”

一直在等待命令的俊俏侍女听到赵王的话,轻轻的拍了拍白皙的手。

“陛下圣安”掌声刚落,一名姓王的裨将进帐,左手抱右手置于胸前屈臂成圆,躬身行礼

赵王摆摆手,示意底下的裨将直接开始禀报。

“诺”说着裨将向着跪坐在两边的军主和谋士同样抱手行礼,不过在神态和躬身的程度就没对赵王那么恭敬了,礼节性多于恭敬性“卑职是支雄将军的副将,将军特意遣末将前来说明前方情况......”

正在王裨将详细禀报的时候。在众多谋士中,坐在右派最前,书生气十足,温温如玉,四十不惑的刘群显得有些不耐烦。

刘群在赵王得到大位之前一直担任着其幕僚长史,同样也是君子营中最有望得到谋主之位的谋士了。本来赵王得到大位后众多的幕僚都从石虎府中走到幕前,成为朝廷要员,但刘群不愿意就此简单的走到朝廷,他还要的得到谋主之位,证明王佐之才不仅仅只有张宾,自己刘群也是毫不不逊色的王佐之才。

“说重点”刘群不悦的说道

“诶,刘长史不要急嘛”跪坐在刘群旁边的卢谌呵呵笑道,

相对于书生气较多的刘群,卢谌身形较为宽大,散发出一种武人的英武之气,更像一个武将多一些。卢谌原先是段辽的长史,在赵王讨伐段辽的时候,卢谌早早的就投靠赵王,并在讨伐段辽中出力不小,在交了这些投名状的卢谌成功成为赵王君子营一员。

听到卢谌的话,刘群眉头紧皱的起来心中暗想是自己着急了,就在自己离谋主就一步之遥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来了一个卢谌,还被赵王任命为右长史,心中不自觉得着急起,刘群收拾自己心情告诫自己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冷静,于是也不再打断王裨将的叙述。

“支将军在接到陛下的命令,就带着带领我们日夜行军敢到了濡河,可是不曾想到,濡河突发大水,水势变得汹涌起来,再加上燕军得到消息早已在濡河对岸等待,所以我们如今未过河,只能和燕军对峙着”

“试过强度吗?”君子营的谋士看着王裨将问了一句

“将军组织过几次强渡”王裨将一脸无奈的回答“奈何河水太汹涌,燕军又从中拦截,渡河都以失败告终,军中兄弟还平白没了性命。”

“那有没有试过从其他地界过河”

“没用的,燕军有人日夜盯梢,到了夜晚,还有人专门打火把,把河两岸照的清清楚楚,的只要我们一动,他们就跟着移动,他们也不渡河,只需在河的一侧,就可以逸待劳。”

“这.....”

“不好办啊”

“为何濡河突然发水呢”

“就是就是”

裨将说完,君子营的众多谋士在私下相互议论起来

“众位可有什么计策”赵王适时、轻飘飘的提问

众多谋士一听纷纷低下头,也不说话,瞬间安静下来,整个营帐又变得鸦雀无声。

“哼”尔朱骨看着对面议论纷纷的谋士,嘲笑起来“还谋士,一群酒囊饭袋,若是这样,我也可以当谋士,哈哈哈”

“太行王这话说的”一个谋士一听,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莫不是你有什么好主意”

赵王一听,也不再假寐,露出十分好奇的神情,好奇这个一直有肌肉、没脑子的太行王有什么好主意。

尔朱骨如斗胜的公鸡,昂着高高的头:“要什么计谋,全军一齐渡河,那燕军能拦截多少,等我们过河了,统统杀光他们”

“哈哈”君子营的谋士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石闵和诸位军主一脸怪异,就连赵王的脸都有些阴晴不定的变幻,最后还是忍不住跟着大笑起来。

“尔朱骨,就你还嘲笑别人”赵王用手使劲拍了拍桌子,爽朗笑道“你这样的军主,谁上谁都行”

尔朱骨被赵王说的毫无脾气,只能一副生闷气的扭头跪坐一边。

“好了”赵王突然不笑了,漠然的从左到右的扫视了一遍,“这样的胡话就讲一遍,我让你们来,是你们拿出可行的计谋,不是要你们来玩乐。”

石闵思考了片刻,忽然灵光一闪,臀部离开脚跟,长跪道“末将有一个想法,不知能否行的通”

“哦?,棘奴可有什么好计谋”赵王语气变得平和起来“快快道来”

“也不是什么计谋”石闵努力想了想,妄图抓住那个灵光“既然燕军盯着我们,我们难以渡河,他们要是摸不清楚状况,会不会容易些呢,比如起雾之类的”

“倒是也对”赵王顺着胡须捋了捋,看着刘群说道“只是起雾嘛”

刘群一看赵王盯着自己,知道是时候到自己出场了。刘群同样臀部离开脚跟,看了看旁边的卢谌,“禀陛下,臣的想法和小侯爷差不多,既然燕国靠着眼睛来阻止我们渡河,那么我们可以让他们失明,或者是暂时性的看不见,他们看不见,我们再派人一部分人神不知鬼不觉的过去,不过还是要人强渡河,来混淆视觉。”

“想必,公度有起雾的办法啦,古有诸葛亮借东风,今有公度造雾,好极好极”赵王拍起手开“快,说于朕与众位听听”

“陛下,臣在说之前,有一个请求”

“准了”赵王也不问是什么请求,直接同意了

“臣想请陛下在臣说出来之后,让诸位军主和君子营的诸位同僚一直待在这里,直到臣的准备工作完成,需要诸位军主和同僚配合为止”

赵王知道刘群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虽然这个请求有担心军中有人泄密的意思,虽然这种猜想空穴来风,但好像对自己没什么坏处,再仔细衡量了一下后,赵王示意侍女出去准备食物,打算让大家在这待上不短的时间。

诸位军主和君子营谋士一听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刘群葫芦里买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