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行军 4

豳风欲休 流风的若古 2304 字 2个月前

“我想不通”石闵完全不明白,成公家和自己有什么关系,陛下又要怎样才会对颇的自己心意的成公家动手。

“是啊”周成对此也和石闵一样不知道严牧打着什么算盘,“严公子以前有见过这个姓成公的吗?”

“不,我也是今晚才见到成公质”

“他叫成公质?”石闵顿了顿,语调慢慢从提问变成了质问道“这么说,你早就在观察成公家了吗?为什么?你到底在干什么?”

严牧和石闵见面的时候,石闵虽然没有什么过多的细问关于自己的事,但是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来询问自己,毕竟没有人会愿意自己身边有不确定的因素存在,很明显现在就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看来小侯爷要是得不到答案,好像对我还是不太放心”严牧一看石闵连问几个问题,沉思了一会儿,笑道:“说起来我能和你们在一起,还要多谢成公家,成公家可是我能出府的一个筹码”

“筹码?”周成感觉自己已经懵了,成公家是一个筹码,这是什么意思?

“是的,筹码,想必你们也知道,我之前一直都监视在汝阴王府吧,现在能出来可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成公家只是筹码之一吗?”石闵看不出表情变化,挑眉说道“是一个什么样的代价?”

“小侯爷还记得当年的宫殿之争的尚方令解飞和左校令成公段两人”

“当然记得,当年这两人为了争宠,先后让陛下不断建造奢华宫殿和凌空高桥”

“没错,小侯爷可知道陛下建造宫殿需要不少劳力,哪来那么多劳力了?”严牧话锋一转”也只有世家的田佣民众有这么多人,那么他们的田佣自然被抓了壮丁,田佣被抓这也导致了世家当年颗粒无收,有不少世家也因此覆灭了呢”

“他们要你铲除解家和成公家吗”

“看来小侯爷对世家的做法看的是很透彻吗”严牧呵呵一笑,“没错不仅要他们两人死,还要他们整个家都被铲除”

赵王石虎当年听取尚方令解飞和左校令成公段谗言,意图建造一座巧夺天工的凌空高桥,于是在邺城的南面将石块抛入黄河,用以建造凌空架设的高桥,工程耗费不知几千万亿,桥最终还是没有建成,而且从事劳役的人饥饿难忍,死伤无数,人员的减少,严重的影响了士族稻谷的收成。

士族一般对自己名声较为爱惜,于是当年为了让退回来的百姓能继续为自己劳作,又提高自己的名望,特意允许民众上山入水,采橡实、捕鱼作为辅助食物,结果民众还没有到家就被成公家带人抢夺,民众毫无所得。

“原来如此”石闵看着严牧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严牧要怎么铲除解家和成公家,恐怕手段也不会光明,不想深涉这个话题,草草的结束这个话题。看着默默不说话的周成“你,不想承认自己是赵人,为了自己的安全,也不要把汉人挂在嘴上,”

石闵对周成的嘱咐也不是原因,在汉朝时候,汉武帝不知道把周围的游牧民族打的有多么凄惨,他们好不容易等到汉朝大乱。结果又出了一个曹操,结果这些游牧民族又被曹操吊起来打。

终于晋朝“八王之乱”,让匈奴和其他的游牧民族有了坐拥九鼎的机会,匈奴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于是中原掀起腥风血雨。如今羯族接过了匈奴的大棒,但羯族比匈奴要聪明,羯族虽然也和匈奴一样大肆屠杀,但是羯族还懂得杀人和诛心双管齐下的道理,于是汉人不再叫汉人,被强制改叫赵人。

“哎,我们居然忘记了交接了”周成看着前方走来的一队士卒,假装没听到石闵的话,连忙对四周警戒的士卒说道“集合”

交接的时间过了一会儿,等待交接的巡逻队眼看迟迟没有人来,领队的幢主怕出了什么意外,于是赶紧带人过来沿路查看。

士卒在周成暴怒的时候也没闲着,一群人把紧紧把公子哥都围住,封住了公子哥们当时的逃跑路线。在随着石闵和周成过来,士卒早就向四周散开警戒。听到周成的话,士卒迅速的集结起来,随着周成和石闵、严牧告退后就去跟前方的巡逻队交接和解释。

周成和前来交接的幢主大致解释遇到了公子哥们的骚扰,详细的经过自然是不会说出来的。周成也不怕成公质抖出来。毕竟出了那么丢脸的没有哪个人会明说,最多只会暗自报复。

次日,一个奢华的营帐内铺满各式各样兽皮,其中铺在床上黑熊皮最为显眼,不过本来用来彰显身份的黑熊皮,此时正被帐篷的主人用雕刻华丽的佩剑,一顿乱砍。

至于彰显身份的为什么是熊皮而不是不是虎皮呢,那是因为大赵天王的名讳有一个虎字,这可没有一个人敢私自用虎皮来当做装饰,也因此,黑熊作为不逊色与老虎的猛兽,它的皮反而受王公贵族喜欢了,这样既能避开忌讳,还能彰显自己实力和身份。

瘦弱的公子哥走进帐篷,看见从昏厥状态清醒过来的成公质,像发了疯一样,连忙过去阻止。

“成公兄,你这干什么呢,气大伤身啊”瘦弱公子还没说完就赶紧往后闪躲,看着差点因砍到自己的佩剑,悻悻的说道“又不是我弄的你,我还为你求情了呢”

“冯锦”脸上的血痕随着成公质的怒吼有些充血,显得狰狞起来。

“好、好,我闭嘴”冯锦看着稍微平息下来的成公质,往帐篷门口靠了靠问道“成公兄,真是没想到那帮软脚虾的靠山是小侯爷,这小侯爷平时不显山不显水的,怎么突然就来军中谋职了呢”

成公质并没有像冯锦想象中那样抄起佩剑扔向自己,冯锦偷偷的松一口气。

“他们是软脚虾?那我们是什么?”本来因为发泄一通,心中没那么堵的成公质怒火瞬间又被点燃,“连软脚虾都不如的杂鱼吗”

越说越觉得羞辱的成公质又拿起佩剑,对着挂在四周的兽皮发泄。冯锦一看,生怕不小心伤到自己,连忙的退出帐篷,等着成公质发泄完了再进来。

冯锦再进来时,地上已经狼藉一片,到处都是兽皮的碎屑。

“昨日的羞辱,我不会就这么算的”成公质咬的嘴唇有些破裂,血丝清晰可见。

冯锦一惊,忙说道“成公兄,那可是小侯爷,我们惹不起啊”

成公质看着有些惊怕的冯锦,意味深长的说道“我们惹不起,会有人惹得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