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行军 3

豳风欲休 流风的若古 2361 字 2个月前

“哟,想动手”成公公子蔑视的看着握紧拳头的老吴和士卒,摇了摇手中的坠玉吊扇“要是敢动我们一根手指头,士族的愤怒,就凭你们软脚虾是承受不来的吧,哪怕是你们的将军都难以招架”

呼吸的声音加重,带有愤怒的喘息声清晰可闻,脸上因为气血上涌浮出丝丝红晕,这些身体特征都显示周成此时多么的愤怒。

“幢主,这些家伙太过分了”老吴一副只要周成一声令下就暴打对面的公子哥样子。老吴为数不多跟着周成从申阀过来还当上队主的士卒,听到公子哥这样羞辱周成,心中甚至比周成还要气愤。

“不要冲动”周成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怒火,声音平静的说道“那些公子哥说的对,打了他们,会给小侯爷过多的麻烦,不要理他们,我们走”

周成说完,闷着头往前走,老吴带着士卒紧跟着周成。前面的公子哥看着按照自己所想那样,周成一行人不敢动手只能灰溜溜的走的,此时心中无比享受的公子哥那么容易让周成他们离去,于是纷纷都再次挡在周成的前面。

看着一群公子哥得寸进尺,周成虽然没打算和他们起冲突,但是人总会有一定的脾气,周成脾气上来,看着前面拦路的公子哥,并没有停步,反而用自己宽大的肩膀硬生生地在人群中挤出一条路。

平时只会吃喝玩乐的公子哥们,怎么可能撞的过周成,除了一些躲闪的及时的公子哥外,一大部分都被挤得往外退,结果一退就发生人挤人的效应,瞬间就有好几个公子哥被挤倒,其中就包括成公公子。

“你是在嘲笑我吗”成公公子在挤倒的还未落地的瞬间,看到了周成的嘴角微微上翘,成公公子顿时就连到地疼痛都忽略了,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周成理都未理成公公子,带着身后的士卒回都不回头的继续向着前面走去。

看着周成完全无视自己的表现,成公公子就像被踩到尾巴一样,尖声骂道“汉奴,你们和你们家人我都不会放过,你们这些低贱的奴隶”

“汉奴”这个词是在西晋八王之乱后,是一部分极端的胡人对留在北方所有汉人继某个称呼后的的蔑称,意为汉人奴隶,但是在大赵建立以

来,为了能更加好的统治民众,石勒和众多士族达成协议,下令禁止这叫法,统一称汉族人为赵人。

距离周成和成公子他们不远处,又有帐篷遮住的地方,石闵和严牧在默默的看着。这毕竟是石闵这支队伍第一次执行任务,作为这支的军队主将,石闵在周成一出发就远远的跟着他们,随便观察自己的队伍究竟是一个怎样的队伍。

“小侯爷,看来事情发出的有些不可控了”严牧看着被篝火映的有些瘆人的石闵,也不知道是跟了一路,显得有些疲倦的原因;还是因为成公子的话,石闵也有些生气呢。

石闵一话不放,目不转睛的看着周成。

“你,说什么”周成收回准备迈出去的脚,声音由细到大,背着成公公子的问道;“成公家,好像是世代都是汉家士族吗,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羯族家族了”

周成转身黑着脸,睁着明亮的眼睛,死死盯着趴在地上的成公公子。

“幢主大人莫怪莫怪,成公公子只是一时糊涂说错了话”周围的公子看着左手托着剑身,右手紧紧抓住剑柄,一步一步走向成公公子的周成有些惧怕的后退了几步,远离了成公公子。

“你,你,不要乱来”,最开始嘲讽周成,瘦弱的公子在说话的同时声音都颤抖起来。

周成瞪了一眼那个瘦弱的公子,瘦弱的公子马上闭嘴,不再敢说话。

“你干什么”成公公子坐在地上,不断地往后挪,有些服软的说道“我刚才是胡说的,明皇帝陛下都说了只有赵人,我怎么可能回说那什么呢”

“胡说?亏你还记得明皇帝陛下的话”周成一把抓住浑身颤抖的成公公子,抽出佩剑,在成公公子脸上轻轻的来回移动,冷喝道“我们祖上于大汉而生,也为为大汉而死,作为子孙的我们理因以汉人为荣,而你连自己祖宗都忘了,你不配活着”

随着周成说话,剑已经慢慢移到了成公公子的脖子,就在周成准备动手时。一股奇异的味道传来,明显成公公子被周成的举动竟然吓的失禁。

“真是没出息啊,竟然被吓的失禁了”

正当周成准备用力一抹,解决掉成公公子时,石闵的话传来打断了周成的举动

“小侯爷?、严公子”看着石闵和严牧,周成诧异的说道“你们怎么来了,等我解决这斯,再为小侯爷详细述说”

“来”石闵接过了周成的剑,看也不看成公公子“解释的话,不必多说,现在让我们看看这个怂货吧”

“小侯爷,救救我”作为邺城的贵族,成公公子当然熟悉戚里每一个贵族,要不然惹到不能惹的人,到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对于石闵,成公公子自然是知道的。

“救你啊”石闵把剑重新移到成公子脸上,露出奇异的微笑“好啊”

说完,石闵反手拿剑,快速的从成公子抽过,一条血痕在成公子苍白的脸上绽放,在月光下的照耀下格外的妖艳。

“啊、啊啊”成公子在感到麻麻的皮肤割裂的疼痛感后,内心恐惧扩大疼痛的吓晕过去。

严牧看着不知所措的公子哥们“还不带着成公公子快滚”

“是”公子哥们扶抬起成公子,连滚带爬的跑回营帐

“为什么”周成看着逃走的公子哥们,有些不甘道“为什么不让我杀了他,杀完他,我自然会自裁,不会人小侯爷和严公子为难”

“值吗?”石闵把剑扔还给周成,看着不甘的周成,“用自己的命换一个鼠辈的命”

“当然值得,小侯爷和严公子你们一出生就锦衣玉食,是不会明白在晋朝廷抛弃活在底层的我们后,“汉”字对我们的有着什么样的意义”

“意义吗?”石闵默默念了一句,随后对着周成解释“沙华说不急杀他,还要利用姓成公的”

“一味地退让,从来就不会消弭纷争,一味地想用暴力摧毁,可惜又没有达到绝对的力量时,往往先死的也从来就是自己”严牧谈谈一笑,对着迷惑看着自己的周成到“既然我们没有绝对的实力,为什么不在我们需要的时候,让他被有绝对实力的人碾死呢,不要贪图一时爽快,这样很难成功的”

石闵和周成听完严牧的话,第一反应就是能有绝对实力碾死的只有赵王,也只有赵王不仅让成公公子,还能让整个成公家连反抗的勇气都提不起就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