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有何不可

晚来将欲雪 熊安是我 1140 字 1个月前

镜花吃惊地看她:“你为何这么说?”

缦朱一脸正经:“我瞧着那个妖君虽长得好看,但浑身一股子邪气,指不定肚子里有没有坏水呢。”

镜花不禁好笑:“我竟没想过,你也会看人呢。”

镜花说着玩笑话,缦朱却当了真,许久未见过她这样一板一眼的,惹得镜花都忍不住憋回了笑,严肃着脸配合着她起来。

缦朱说:“主子既然答应了来,便是动了心思了。主子是什么身份,在奴婢心里,哪怕是仙界太子妃都是当得的,他想娶主子当妖后,也要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奴婢自然也要替主子好好考量着。”

怀中的猫儿动了一下,镜花的心口也是跟着一跳,抬眼就说:“谁与你说我动了心思了?”

缦朱愣了愣:“主子要是没有那心思,怎会来妖界?”

镜花白了她一眼:“我来玩不行吗?”

镜花贪玩是周知,她有了个来妖界做客免费赏玩的机会,以她的性子自然不会错过,缦朱想了想,觉得也有几分道理,不过她还是不死心,说道:“即便如此,公主若是和妖君看对了眼,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镜花挑眉:“你方才不还说他一股子邪气?”

缦朱顿了一下:“我们自然是不能以貌取人的,万一错过了好人可就因小失大了。”

镜花歪着脑袋笑出了声,缦朱有些恼了,嗔了她一眼道:“主子,奴婢不还都是为了你着想吗?”

“是是是。”镜花连连点头,止不住脸上的笑意,眼中清澈透亮地看着她道,“方才你说,哪怕是仙界太子妃我也当得?”

缦朱自信满满点头:“有何不可?”

镜花敛了笑容,想了一会儿,忽而道:“是啊,有何不可呢。”

缦朱见她态度突然和缓,顿觉自己刚才说错了话,她咋舌道:“主子,方才是奴婢说错了话,你可别往心里去。奴婢就是打个比方,在奴婢心里,主子当得起天下任何男子的妻子。”

“那你是觉得,我也当不成仙界太子妃?”镜花眨眨眼看她。

缦朱一副快急哭的模样,天啊,她刚才究竟为何要提起仙界太子啊,她真是一时说上了头不知忌讳,更何况古往今来,谁见过仙界和魔界联姻的?怕是果真如此,天下就乱了套了吧。

缦朱转念一下,又愤愤道:“公主自然当得,是那仙界太子不配,呸!丧良心的坏人,有老婆了还出来勾三搭四。”

镜花看了她一眼,缦朱立刻收了声,公主不爱听这些她是知道的,今天是话说到这儿了,她气不过,这才忍不住又说了出来。

“先别想这些了。”镜花胳膊肘压在桌上,一手斜撑着脑袋,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橘猫的后背,“还是该好好想想在妖界这些日子该怎么过。”

她说着话时,手有意稍稍使劲拍了一下橘猫,橘猫没动,倒是缦朱眼珠子转了转漏出光来:“公主来妖界是有别的目的?”

镜花似笑非笑瞪了她一眼:“目的自然是想想如何在这大好河山里,痛痛快快玩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