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帝王之相

晚来将欲雪 熊安是我 1082 字 2个月前

三天后,红鸾回来了。

她恹恹的,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

“你不是说三天就回吗?这都五天了,怎么才回来?”花好问。

红鸾往桌子上一趴:“别提了,我被我师父叫去了。”

“你师父?”初晚挑眉,惊道,“神帝?”

花好顿时围拢了过来:“真的是神帝叫你去了?”

她们虽都知道了神帝是红鸾的师父,可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神秘人物,一直只活在她们脑海中的幻想里,这还是头一次,好像感觉脑海中的人活了过来。

她们第一次可以近距离听见神帝的事情了,想想都忍不住有些激动。

红鸾点了点点头,双手撑着桌子将自己软趴趴的身体支了起来,懒懒道:“师父他老人家,还是一如既往的严厉啊。”

“怎么,你师父骂你了?”花好挨着她坐下,眨着眼睛十分好奇。

红鸾摇了摇头:“没有,只是交待了一些事情,又给我考了些功课,他担心我这三百年吃喝玩乐,看家本事都生疏了。”

花好和初晚对视一眼,果然严师出高徒啊。

一时间,她们虽然好奇,但也不知道该问些什么。

倒是红鸾忽然转过身,在初晚脸上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又看了一遍。

初晚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了?”

“晚晚,你会不会有一些隐藏技能?”红鸾探寻地看她,她半眯着眼,似乎极度怀疑着什么。

花好不明白红鸾的意思,凑热闹般也跟着红鸾一起打量着初晚的脸,好像能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来。

“什么是隐藏技能?”初晚不明所以。

红鸾蓦然醒悟,仰天哀叹:“天哪,我这是在想什么,晚晚真要有什么,我怎么会看不出来?”

这下两个人更是一头雾水了。

初晚小心打探:“神帝是跟你说我了?”

虽然感觉神帝提起自己有点太给自己长脸了,但是眼看红鸾现在这个状况,让初晚不得不这么想,可这么一想,她却紧张了。

红鸾神色一凝,向她投去十分严肃的目光:“晚晚,我觉得那个算命的给你算的一定是对的,你肯定是个很厉害的人,我们五彩鸾鸟,从不会看错主人的。”

花好忍不住嘴角抽搐,她好像明白了什么:“是不是神帝责怪你没有选对主人?”

红鸾瞪了花好一眼:“不可能,我的眼光不会有问题。”

花好啧啧道:“难怪你总是爱提那个凡间的算命道士,连晚晚自己都不信,你却奉为至理名言,看来是你心虚,总拿这个道士给自己壮胆。”

红鸾蹭地一下站了起来:“花好,你为什么总是觉得我们晚晚不行?”

花好镇定地看了她一眼:“我们晚晚不是不行,是你太不理智,那道士可是说她有帝王之相,是仙帝会传位给她,还是说你的师父神帝愿意?”

帝王之相,纯属无稽之谈啊。

红鸾也不是不知道,只是,她总是笃定,初晚一定是与别人不同的。

她忽然眼中眸光一闪,大笑道:“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