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大富大贵的命

晚来将欲雪 熊安是我 1274 字 2个月前

一阵凉风吹过,窗扇摇晃吱呀的声音吵醒了花好。她朦胧睁开眼,瞥见窗边一片衣角,可当她再次眨眼时,那边却什么也没有了。

花好正有些发愣,趴在床沿边的红鸾也醒了,她揉了揉眼睛嘀咕道:“我何时睡着了?”

花好转脸看她说道:“我刚才好像看见门外有人。”

红鸾抬头:“呀,窗户怎么开了?快关上,别让晚晚吹了凉风。”

红鸾急急去关窗,顺带往外头看了看,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哪里有人,是不是你睡糊涂了?”

关好了窗,红鸾走回来挨着床边坐下。花好晃了晃脑袋说道:“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红鸾撇撇嘴说:“原是我先问的你,怎么你反而问我了。”

两个人在初晚床边守了一夜,说好都不睡的,怎么到后来全睡着了,也真是奇怪。

顾不上细想,红鸾侧头去看初晚的情况,才发现她苍白的脸已经有了血色,红鸾大喜,冲着花好嚷道:“你快看,晚晚看起来是不是好了?”

花好听见她这么说,凑上前去看,顿时也是喜上眉梢,她连连点着头:“我们晚晚吉人自有天相,估计很快就能醒过来呢。”

两个人高兴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外头的人都还不知道情况呢,于是花好留下,红鸾赶紧去上玄宫报信。辛迟正要去延华宫看初晚,听见红鸾说的,忙不迭地就往延华宫赶,他到的时候,温然医仙也到了。

温医闭目入定,神识探病,刚抽身回转神来,辛迟已然踏进了门。

辛迟连站定都等不及,急忙问:“温医,她可好了?”

温然徐徐起身,作势要拜,辛迟赶紧扶他一把:“你赶紧说病情,这时候了,就别在意这些礼数了。”

温然似有些发愁,又回转身看了一眼初晚,叹道:“似有些奇怪啊。”

辛迟心中咯噔了一下,还未来得及继续问下去,温然也发觉自己的失语,他急忙弥补:“二殿下莫慌,臣不是那个意思,只是青要仙子恢复之快,让臣有些意外。臣原以为,她至少要过个十天半月才有点起色,但方才臣为她诊治,发现她情况大好,如此下去,似过不了几天就能醒了。”

众人大喜,辛迟一时间激动得忘了分寸,直接拉着温然的手问道:“真的吗?温医你确定没看错?”

温然在仙宫当了数千年的医仙,还是头一次被辛迟握着手,两个大男人如此这般,确实有些别扭。温然扭曲着脸不动声色地将手抽了回来,他怕二殿下一个激动又将他握住,干脆将手藏进了袖子。

他说:“二殿下放心,臣不会看错。”

“那她究竟何时能醒?”辛迟急着追问。

“这……并不好说,还是要看她自己。”

花好和红鸾两个人均是激动得眼眶里含着泪花在打转,两人一人跪在一边,挨着初晚的床头,红鸾一个劲儿地笑,花好则说:“晚晚是大富大贵的命,肯定很快就能醒来。”

红鸾拭了拭眼角的泪水,又哭又笑地说:“凡人算的命也说的准么?”

初晚曾经跟她们聊天,说起自己还在凡界时,家里请来了个算命先生为她算命,算命的说她能大富大贵,还说她有帝王之相,只可惜是个女子。当时家里长辈高兴坏了,给了那个算命先生一大笔钱,初晚当初把这个当笑话与她们说了,红鸾悻悻道:“凡人的钱还真好骗哪。”

花好看了看仍旧仿佛睡着了的初晚,重重点头说道:“一定准的,我们晚晚就是好命,好命的人,一定能长长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