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早就认识

晚来将欲雪 熊安是我 1096 字 2个月前

辛迟黑脸道:“你所谓知道的,就是这个?你的猜测?”

桑青扭着脖子“哎”了一声,压低了嗓门道:“我这是有依据的,其实,太子与青要仙子早就认识。”

辛迟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一双原本灰暗的眸子,此刻却像是如梦初醒般,只是那眸子里,带着深深的怀疑,看向桑青。

“啧啧,看你的样子就知道,太子果然什么都没和你说,我原以为你们叔侄关系最是要好,果然,太子这个与自己母亲都不和睦的人,与谁都是浅浅淡淡的。你说太子这性子,到底随了谁?仙帝虽治下严厉,可也不是个……”

桑青越说越远,直到辛迟扯着他的衣领子,才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你把话说清楚!”

“辛迟兄,切莫动气。”桑青将辛迟的手拿开,颤笑道,“你听我慢慢讲。”

桑青压了压口水,眼见着辛迟神情凝重,自己也不好意思再吊儿郎当,他一本正经起来:“你还记不记得,三百多年前,就是青要仙子升仙还要往前十几年的时候,有一回,太子奉命来冥界捉拿一只从魔界跑出来的魔兽?”

三千年前天魔大战,魔界大败,老魔君身死,新任魔君与神仙二界签下了互不侵扰的协议,约定以魔界边境雪山为界,魔界众生只能在魔界之内活动,不得越界半步。彼时魔界元气大伤,虽再无魔族人出现,但魔界的一些不听话的魔兽还时常跑出来捣乱,新魔君不承认此举是有意为之,只说自己无能管不住,仙帝便派人捉拿,新魔君也不曾有意见,并声称随仙帝处置,如此一直相安无事到现在。

桑青见辛迟不说话,便知他还记得这件事。桑青心中将当年的天魔大战在心中回味了一遍,又想起一事来,问道:“有传言千沧神君会复活,你觉得是真的吗?”

辛迟恼怒地看了他一眼,桑青自觉又扯远了,赶紧打了一下自己的嘴说道:“抱歉,又说远了。”

此刻的辛迟,哪里有闲心管那个神君复活不复活的事情。

辛迟恼怒,桑青便不再绕弯子,他继续说道:“那时,太子一路追着魔兽到了孟婆桥,免不了一场打斗,当时有个姑娘正在桥头,还未来得及喝孟婆汤,便被太子的剑气伤了眼睛。孟婆说,被仙家的灵剑剑气所伤,若不医治,将来投胎也是个瞎子,那姑娘一听就哭了。想来太子也是心中有愧,便借了我一处屋子,将姑娘安置了,并亲自为她医治,后来姑娘的眼睛治好了,便喝了孟婆汤投胎去了。”

辛迟怔了怔:“那姑娘……”

桑青点头:“没错,那姑娘就是青要仙子,她投胎后,便是初家的小姐初晚,不过她喝了孟婆汤,应该是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太子定是记得的。”

辛迟虽将他的话全听进去了,却觉得一时无法接受,低眉沉思了半晌,他忽然抬头问道:“那我历劫一事……”

桑青知道他一定会问,不免觉得愧疚起来,他小心翼翼看了一眼辛迟:“后来这事说起来就是怨我了……”